天津鼎章照相馆

前几天某拍卖公司有一本介绍民国时候北京风光的小开本画册,一百多页,没有注明出版者,估价1000元。这本画册,论质量,图片小(虽然每页一图,但是留白很多);论品相,曾被水泡,封底一角已经缺失。尽管如此,我倒是很看好这本画册,因为这是天津鼎章照相馆1930年代拍摄发行的,作为中国摄影史上的近代著名照相馆,他们的画册不多见。果然,最后这本画册以13440元人民币成交。

这本画册的封三是鼎章照相馆的一则广告,我用手机翻拍了一张,可惜摄像头差+手抖,虚了,我凭记忆补全了看不清的字,记录如下:

汉初济南伏生,曾口授尚书于晁错,古法未绝如缕。今日读其书,不知其面。麟经左传,永垂鉴戒,马班汉史,仅见文章。及以骚人墨客,处士名流,精神不朽,面目何存?即或偶有传真,未必各得妙肖。于是咸推今日之照像为无上之法焉,不止可留真面目于百世,且能改装布景,融意所适。同业者虽林立,其中优劣不同,鼎章开发廿余年,日求精进,故每于拍照后,其中必经之手续,虽百忙中,不敢稍为减略,出品俱在,无庸赘述,承蒙惠顾无任欢迎。

其中“济南伏生”是说秦汉之际的济南人伏生,在秦始皇焚书坑儒的时候携《尚书》逃回济南,秦灭后,汉文帝听说伏生“善治尚书”,就派晁错去请教,伏生因此口授《尚书》于晁错。“马班汉史”中的“马”指司马迁,“班”指班固。

这个广告得大意就是 :1、摄影可以留真,是好的;2、鼎章是同业者中最认真的。读起来很有趣。

据资料载,1875年广东人黄国华在天津开办的恒昌照相馆,由宁波人王子铭任摄影师并主持打理;1904年天津盐商王奎章买下恒昌,并易名“鼎昌”,继续由王子铭主持。1912年王子铭去世,由学徒出身的王润泉、李耀庭(一说李鸿亭)接管“鼎昌”,合伙经营,又易名“鼎章”。鼎章照相馆一直以拍摄名人肖像(如孙中山、黎元洪、周信芳等)和新闻事件(如1917年天津水灾时拍摄的相册《水灾图》)出名。《中国摄影史》中还引用了天津《中华画报》2卷103期的评论:“每一会场,无不见鼎章号中人奔走拍摄于其间。照得准、洗得快,以倪汝福、倪焕章为新闻片中之最努力者,其认识新闻,有时竟胜于各报摄影记者。”

1949年,曾经辉煌的鼎章因为欠所得税(!!!),资不抵债而被迫关门。1955年重新开张,成为当时天津唯一的国营照相馆。山西太原也有一家“鼎章照相馆”,不过没发现和天津这家店有关联的资料。时值今日,天津鼎章照相馆仍在经营,原来位于和平路24号的店面已经被拆,现在迁至和平路50号3楼。

拍卖会上天津鼎章照相馆出品的那本画册封面

我用手机翻拍的封三鼎章广告

 

《天津鼎章照相馆》上有2条评论

  1. 那个学徒出身后来接管鼎昌的人叫李耀庭,是我太老爷。谢谢你这篇文章,让人忆起当年的诸多事。如果你想了解关于鼎章的更多事,我可以问长辈。

  2. @KateChan
    谢谢您提供的重要信息,确认了中国摄影史中一处未被落实的内容:1912年接手鼎昌的是王润泉和李耀庭,非李鸿亭,向早期中国摄影史上重要的摄影师致敬(尽管在他们看来这更多是一种营生的手段)!以后有鼎章照相馆的问题还要向您和您的家人请教,再次感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