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台

北京的钓鱼台,小时候经常在电视和收音机里经常听到“钓鱼台国宾馆”,总是有谁谁谁下榻那里或者领导人在那里接见谁谁谁。后来到北京上大学,报到那天的前夜刚下了雨,地上湿湿的,我坐302路,被挤在乘客中间只能看到一小块儿车左侧的窗户,从西客站开出来也不知道多远,突然路边上出现很多松树,被雨水冲刷后显得油亮油亮的,特别精神,听报站说到了钓鱼台,原来这就钓鱼台,就是以前总听到的一个地方,结果大门什么样都没看到就过去了。又是好多年后,接到某公司的面试通知,竟然面试地点就在钓鱼台里!虽然我们都互相看得上,但是我选了另一家对我有深远影响的公司,这是后话了。面完我也没敢在院子里多逗留,因为路上一个人都没有,我一个人在里面闲逛太显眼,最后匆匆从东门出去了。当时钓鱼台给我的印象就是:地毯真好,又厚又软;服务员都很闲,看得出小姑娘们真是的无聊的很;园子里的喜鹊真肥,比外面的大几圈……在逛过钓鱼台的“今生”后,又过了好多年,我在美国看到一张照片,没想到是偶遇了钓鱼台的“前世”。

这张照片近景是一条不宽的河道,河道上有座三孔闸,过了这闸到河对面,有座人工垒起的石台,靠河这面有门,门上有额,不过由于反光的原因看不清额上的字,紧靠石台还有一座卷棚顶的敞轩,此外,河边还种着很多树。照片下方的卡纸上还贴着英文的说明,是编号845,“Hwang-Hai-Low Bridge”。这种说明是典型的华芳照相馆风格,他家1870-1880年代印行了大量中国各地的风景照片,其中北京的部分至少有88张(根据Terry Bennett先生的统计)。看这个拼法我当时觉得是“黄海楼”,但是根据说明中“大运河的支流”一说好像也没听说过这么一个地名,于是就没有深入研究。前几天看@HK 兄发给我的1876年版《北京旅行指南》,意外看到一处叫“Wang Hai Lou”的景点,位置在平则门(今阜成门)外,是一座皇家行宫,乾隆曾在那里钓鱼。

Two or three miles W.S.W. from the Ping-tse-men is the Wang-hai-lou, an artificial pond joined by a small Imperial park and residence, where the Emperor Kienlung was wont to fish. Near the pond, as well as the brook which passes into the Nan-hai-zu, are the principal grounds for shooting snipe, which are rather numerous near Peking in spring and autumn.

如此看来最有可能的就是钓鱼台了。我又在网上查了些资料,看到说“清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乾隆皇帝下旨在钓鱼台修建行宫,后又在行宫西南,建造了用砖石砌就的一座城门式高台,台上石额镌刻乾隆御笔“钓鱼台”三字。在湖边建造楼阁一座,名“望海楼”,此外还建有养源斋、澄漪亭、潇碧轩等建筑。”《日下旧闻考》也说:

钓鱼台下旧有水塘,上承西山香界寺一带山水,每遇夏秋雨潦,西山沥水灌注,辙沮洳阻行旅。壬辰夏,命于香山别开引河,引卧佛、碧云一带山水亦注于此。并芟治苇塘,疏剔所有诸泉,汇成一湖。复穿渠建闸以资节宜。导流由阜成门外分支:一入西便门城渠,流为正阳门之护城河;一由外罗城南而东,为永定门前之护城河,皆汇入通惠河以济运。

这就都对上了!照片中的石台就是王公大臣观看放河灯的“望海楼”,台门额“钓鱼台”,是乾隆行宫的一部分。

diaoyutai-1

在美国看到的那张钓鱼台照片

diaoyutai-2

1876年版《北京旅行指南》中标注的“Wang Hai Lou”

《钓鱼台》上有7条评论

  1. 您好,对这个内容很感兴趣,和这里也很有渊源,可否传我一张清晰的原照。谢谢。

  2. 石头 :

    您好,对这个内容很感兴趣,和这里也很有渊源,可否传我一张清晰的原照。谢谢。

    图像质量就只有这样了。

  3. liuyao :

    woohoo! 才看到,很高兴知道这是哪儿。这处的照片很少见呀

    是比较少见,不过相信会有更多此地的照片出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