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 Tonkin的越南照片

1883-1885年的中法战争,具体战役上双方互有胜负,但也导致恭亲王奕䜣领导的军机处和法国的茹费理(Jules François Camille Ferry, 1832-1893,时任法国总理)政权下台,最后《中法新约》签订,中国政府承认法国对越南的保护权,并开始在台湾设省,北洋水师的组建也开始实施。1880年代已经开始流行玻璃干版,拍摄照片变的相对容易,花费的时间要少,成本也要低。尽管如此,拥有发明摄影术这一桂冠的法国人并没有像英国人和美国人那样热爱用摄影术去记录战争,竟然没有专门的摄影师随行远征军,倒是一位热爱摄影的二级急救医官查尔斯·爱德华·奥卡尔(Charles-Édouard Hocquard, 1853-1911)拍了不少照片,而且有意思的是奥卡尔在远征军中的另一个任务是测绘摄影师。看来法国人应用摄影术有其浪漫的一面,比如艺术创作,也有严谨的一面,比如绘制地图,巧合的是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法国远征军里留下知名作品的查尔斯·杜宾(Charles Louis Desire Dupin, 1814-1868)也负责地图测绘。实际上奥卡尔医官还在圣宠谷军医院学习时就着迷于摄影术,并把其应用到眼科治疗中。

这位奥卡尔医官其实也没有上心去记录战争,除了一些炮台和官兵合影,大多拍摄的是当地风景和人物肖像,对中国人来说,他的作品中还有黑旗军、中国官员以及战俘的影像。诚然,这些照片不是越南最早的照片,但这些照片却从侧面比较完整地纪录了中法战争。待其回国后,选择了117张照片送展1885年在比利时安特卫普举行的世博会,并拿到金牌。1886年又由亨利·克里姆尼茨(Henry Cremnitz)编辑出版了用伍德伯里印相法制作的作品集《东京》(Le Tonkin)。“东京”是法国人对河内的旧称,在中法战争后泛指越南北部地区。这套作品集是散页形式,卡纸尺寸10 5/8 x 13 3/4英寸,正面印有红框,框上部印有作品名“Le Tonkin”,框下部印有“禁止复制”和克里姆尼茨的店址“巴黎克雷泰街2号”(2 Rue Crétet, Paris)每张卡纸上粘有一或两张照片,大照片的尺寸为6 5/8 x 9 3/8英寸,小照片的尺寸为4 1/8 x 6 1/2英寸,照片在洗印时已经在下部附了照片编号和图说。我目前见到的最大编号是224,但是看过的照片数量远没有那么多(假设照片上的编号连续)。此外还有一个蛋白照片的版本,卡纸上框四角图案不同,照片说明和编号也不在照片上,而是印在框下部。

奥卡尔1894年还去了马达加斯加,在那里拍摄的照片也很有名。他1911年在里昂死于流感。

tonkin-1

《东京》的作品集封面,蛋白照片的版本也是这个封面

tonkin-2

伍德伯里法的版本,《斩首》

tonkin-3

伍德伯里法的版本,《河内总督和他的随从》

tonkin-4

蛋白照片的版本,《乐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