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飞行员

订阅我博客/公众号的朋友们可能已经注意到了,我这几天写的都是伟大的华人女性,她们没有让自己变成每天只会相夫教子烧火做饭的弱女子,她们都善良勇敢,敢于面对生活中的困难,有行动力,都被写进历史,是楷模是榜样。今天要写的是,第一位驾驶战斗机的华人女性。

李月英(Hazel Ying Lee, 1912-1944)出生在美国俄勒冈州的波特兰,父母都是华人,祖籍广东台山,父亲经商,母亲是家庭主妇,家里总共有8个孩子。李月英从小就不是当公主来养的,也许是因为生日接近狮子座的原因(8月24日,狮子座后两天),她从小就活力充沛,性格开朗,喜欢游泳和玩儿手球,像其他美国孩子一样,早早就学会了开车。1929年高中毕业后,她在市中心的一家百货公司找到一份电梯操作员的工作。1932年,她进入波特兰当地由华侨开办的华人飞行俱乐部(Chinese Flying Club)学习飞行,同年十月便拿到飞行执照,那时全美飞行员里的女性不到总飞行员数的1%,更不用说华人女飞行员了。与她一同学习飞行的有一位叫雷炎均(Louie Yim-qun, 1914-1999)的帅哥,后来两人结为连理。雷炎均在抗战爆发后返国作战,战功彪炳,是位空军英雄,抗战胜利后曾任中华民国驻日本军事代表团成员,后来任中华民国空军副司令,1970年晋升空军二级中将,1974年退役后中华航空总经理、董事长,1978年退休,1999年病逝。扯远了,今天的主角是女性!1933年李月英同丈夫回到中国,希望能投身空军报效祖国,但是因为女性的身份而未被接受,于是她前往广州找了一份民航飞行员的工作。1938年,李月英返回美国,在纽约帮助国民政府采购战争物资。重上蓝天的梦想终于在美国参战后得以实现。因为有大量的飞机在美国本土生产后需转场至战场,但是一线战场也缺乏足够的飞行员,因此美国政府在1943年合并了女子飞行转场中队(Women’s Auxiliary Ferrying Squadron, WAFS)和女子飞行训练特遣队(Women’s Flying Training Detachment, WFTD),成立女子航空勤务飞行队(Women Airforce Service Pilots, WASP),李月英成为最早加入该飞行队的飞行员之一。尽管并非驾驶这些战斗机去战场与敌人厮杀,但却使她有机会驾驶美国当时最先进的战斗机,也使她成为美军中第一个驾驶战斗机华裔女飞行员。遗憾的是,1944年11月10日,在降落蒙大拿州大瀑布城机场时,她的飞机(援俄的P-63)与另外一驾通信故障的飞机相撞爆炸,因大面积烧伤而在15天后去世。

liyueying01

李月英在自己的双翼飞机前,应该是在波特兰期间,左手还夹着一根烟,1932年

liyueying02

李月英和她的飞行同学,也是一位华人女性,1932年

liyueying03

1933年回到国内的李月英,后面的门牌写着“航空署图书室”

liyueying05

李月英在模拟机内训练

liyueying06

1943年5月,在美国得克萨斯州甜水镇的复仇者机场,李月英(右二)和她WASP的战友们在听简报

liyueying07

1943年,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甜水镇复仇者机场上李月英与战友合影

liyueying08

李月英与她在WASP的战友合影

liyueying09

李月英戎装像,领口别着WASP,左胸前是WASP的徽章,左臂上是美国空军徽章

人一生的长短可能没法左右,但过什么样的生活可以左右,做自己想去做的事情,去想去的地方,哪怕是自己乐意,在沙发上像季春生那样“北京瘫”一天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