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报恩延寿寺前的小树

前阵子重新总结了下清漪园大报恩延寿寺遗址的照片,有两个好哥们都在下面留言提到寺前那支种着小树的仰莲座。这在我的朋友圈里是个历史久远的话题,最初被提出来到现在差不多得有十年了,这些年不断又有新材料被发现,真相也越来越近。

先说那棵小树。其实说是“小”树不合适,因为树一直在长,到后来(1880年以前)也能遮出一大片荫凉呢。我认为那棵树不是种在那个仰莲座内的。从现在发现的照片看,1860年代早期德贞(我认为是他)拍摄的两张照片中,树还很小,有可能生长在那么个局促的空间,但是到后来1878年查尔德拍摄的照片中,树冠直径大概有7-8米,如果是生长在那个仰莲座中一定会倾倒。此外,有个说法,如果把树木的根系展开,其直径和树冠直径大体接近。按照这个说法,这棵树在1878年时树根体积大概是(按直径7米算)179.5立方米,即使压缩20倍也要接近9立方米,那个仰莲座完全盛不下。最有可能的是由于视角的原因,小树生长在仰莲座后面。

xiaoshu01

1860年代初德贞拍摄的照片,看得出来树还很小

xiaoshu02

同样摄于1860年代初,应该也是德贞所摄

xiaoshu03

查尔德1875年所摄,这么大的树应该没法在那个仰莲座生长

xiaoshu04

查尔德1878年所摄,枝叶茂盛

再说那个仰莲座的用途。根据故宫藏的《万寿庆典图》中清漪园大报恩延寿寺的描绘,照片中摆放仰莲座的位置,也就是大雄宝殿前曾经是六座铜香炉。虽然这幅长卷很写实,但经众多专家的研究和考证,与现实不符的地方也挺多,至少,看1860年以后的遗址照片,水池以北上台阶过牌楼后,种了一排共六棵大树,这些树都在1860年的大火中烧死了。所以,那里是不是原来有六座铜香炉还不能下断言,或者最初的确摆了六座铜香炉,后来由于某种原因又改变陈设,换成了一个带仰莲座(根据照片中的色调应该是铜制仰莲座)的摆设。与仰莲座较常见的搭配是佛像,但是大雄宝殿内一般供奉的都是三尊佛像(无论是横三世佛还是纵三世佛),不会只供一尊。如果真的是佛像的底座,并且曾经有三个,那这个铜仰莲座得是从别处移来才能解释照片中那样只有摆在中间的一个,但是,像这种体量和尺寸的铜铸件,想来移动是非常困难的,也完全没有移动的必要,毕竟别的东西也都没移动位置。这样看来似乎可能性最大的是与此仰莲座配套的并不是某座佛像,而是别的某个象征。雍和宫里有座铜须弥山,不算大,虽然不是置于铜仰莲座上,但毕竟是另一种形式。我认为比较可能的是在大雄宝殿前正中的位置,也就是通常会摆放香炉的位置,原有一件嵌插(造型复杂的铜件往往会采用分铸再拼插的组合方式)在仰莲座上的铜件,后来在大报恩延寿寺被烧毁后,贼人潜入园子把上半部分易于盗走的部分窃去了,剩下一个太大太重搬不走的仰莲座。偷盗这些皇家园林遗迹中的金属件在档案里有很多记载,照片中的两座小房子就是看守人防盗时的居所。

xiaoshu05

《万寿庆典图》中的大报恩延寿寺,可见大雄宝殿前的六支香炉

真实准确的清漪园大报恩延寿寺被烧毁之前的样子已经无缘得见了,以上这些都只能是依据现存遗迹照片的猜测,或许能在宫中档案查到变更陈设的记录,亦或样式雷的设计图样,这只能留给那些有条件查档的人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