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章的儿子还是孙子

大年初五收到赵兄省伟寄赠的《海外史料看李鸿章》上下两册,里面有一张照片标注为“李鸿章与李经述三个孩子合影”,我对此有不同看法,我认为是李鸿章与小儿子李经迈及李经述两个儿子的合影。

书中注释为李鸿章和李经述三个儿子的合影,我认为是李鸿章和儿子李经迈及两个孙子的合影,同一次拍摄的6-6

先说照片的拍摄年代。这套书中收录的照片中有6张很明显应该是拍摄于同一天,其中有一张摄于李府会客厅的照片中,墙上挂着一组慈禧太后赏给李鸿章的画,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是光绪十三年二月二十三日的御笔,也就是1887年3月17日,说明这组照片拍摄时间的下限是1887年。李鸿章在这组照片中腰板挺得很直,不似他1896年出使欧美时驼背蹒跚的样子,眼睛也没有受伤(1895年在日本交涉《马关条约》期间被小山丰太郎开枪击伤),说明这组照片拍摄时间的上限是1895年,即1887-1895年间。

同一次拍摄的6-1
同一次拍摄的6-2
同一次拍摄的6-3
同一次拍摄的6-4
同一次拍摄的6-5

再说照片的摄影师。这组照片中有5张很明显摄于搭建的场景中(背景布),还有一张是在挂着慈禧绘画的会客厅,因此可以断定那个搭建的场景不是在照相馆内而是李府中,也就是说这是一次摄影师的上门服务。细想想这也很合理,李鸿章作为“文华殿大学士直隶总督一等肃毅伯爵”,要带上小辈们出门去照相馆拍照,按照规制一定是浩浩荡荡的队伍,实在没必要“屈尊”,相对来说要摄影师上门服务会更方便,是更好的选择。李鸿章升任直隶总督后,在保定的直隶总督府和天津的总督行台两头跑,驻留天津的时间多一些,只是在河上冻后才去保定。从照片中他们的穿着来看,应该是盛夏,说明是在天津拍摄的。1887-1895年在天津能胜任给李鸿章及家人拍照,而且关系好到拍生活照的,我想只能是梁时泰了,他在1878年给李鸿章拍摄的照片上的题记也曾有过“在津门照于本衙西花厅”的内容,这都说明李鸿章对梁时泰非常信任,而且梁也提供上门拍照的服务。

回到最初我质疑的照片。在两张三个小朋友都出镜的照片中,根据他们的衣着和扇子,很容易将三人在两张照片中对应起来。其中两个个头相对小的孩子,看五官几乎是和李经述一个模子出来的,而个头最大的这个孩子则眼睛更大一些,脸更圆一些,更像李鸿章的小儿子李经迈。李经述是李鸿章的第一个亲生儿子(长子李经方是从李鸿章的六弟李昭庆那里过继来的),其母是赵氏(小莲),而李经迈的母亲是李鸿章的侍妾莫氏,所以两人在面相上会有些许不同。李经迈出生于1876年(一说1877年),李经迈按照之前推定的拍摄时间来看大概是11-19岁,而李经述的长子李国杰生于1881年,按照书中的注释当时大概是6-14岁。看照片中几个孩子的成长情况,个头最大的孩子大概在11-12岁,比较符合李经迈的情况,再加上其五官接近李经迈,因此我认为合影中的三个孩子按身高从大到小应该是李经迈、李国杰和李国燕,也就是说这是李鸿章和小儿子及两个孙子的合影。

6-5和6-6两张照片中三个小朋友的对应关系,两个小一些的孩子应该是亲兄弟,另一个孩子几乎和李经迈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上面的照片摄于1896年,距离下面照片的拍摄时间已经有接近十年,孩子们都长大了很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