砖砌公路与胡杨林

辽宁美术出版社1998年出版的《20世纪中国摄影文献》上册P294页刊载了一张照片,是王复尊拍摄的“开发塔里木盆地”。远景时茂密的胡杨林,近处烟尘弥漫,士兵和群众热火朝天地对付着胡杨林,把它们变成树枝木片,装上拖拉机运走。这本是一幅描绘1960年代新疆建设兵团建设新疆的劳动场景,却让我联想到最近刚看到的另一条“新闻”。

2002年1月,世界吉尼斯纪录新增一条“世界上最长的砖砌国道公路”,即位于新疆若羌县境内,库尔勒公路段管辖的,沿218国道931公里至1033公里的砖砌公路,共计120公里。据2002年竖立在路边的石碑上说“每公里用砖60多万块,全线共用22cm×12.5cm×5.5cm规格的砖6120万块。施工方法为先平铺一层后,再树立一层砌成人字型。这条砖砌公路于1966年8月开工建设,1971年5月竣工投入使用,系2千余名筑路工人就地取材,以路边粘土,就地取水,捡拾枯死倒地的风干胡杨树枝做燃料,自建多种土砖窑烧制路砖,由于火力旺,多数砖块烧至琉璃化,坚固无比。此砖路虽经历了35个春秋的日晒雨淋,冰雪严寒、汽车碾压,但至今仍具有良好的道路通过能力。”

请注意其中“捡拾枯死倒地的风干胡杨树枝做燃料”,从王复尊这张照片看,事实似乎并非如此。而且,现在218国道穿过的胡杨林已经面积越来越小,旁边的塔里木河也已经干涸,沙漠化日益严重,这和当年对胡杨林的大肆破坏有着紧密地联系。

关于胡杨,我从Baidu(想用Google的,无奈发现有个敏感词-_-!!!)整理了一段:

胡杨,又称胡桐、英雄树、异叶胡杨、异叶杨、水桐、三叶树,是杨柳科杨属胡杨亚属的一种植物,常生长在沙漠中,它耐寒、耐旱、耐盐碱、抗风沙,有很强的生命力。“胡杨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烂”。胡杨是生长在沙漠的唯一乔木树种,且十分珍贵。胡杨能生长在高度盐渍化的土壤上,因为其细胞透水性较一般植物强,能从主根、侧根、躯干、树皮到叶片都能吸收很多的盐分,并能通过茎叶的泌腺排泄盐分,当体内盐分积累过多时,它便能从树干的节疤和裂口处将多余的盐分自动排泄出去,形成白色或淡黄色的块状结晶,称“胡杨泪”,俗称“胡杨碱”。一棵成年大树每年能排出数十千克的盐碱,胡杨堪称“拔盐改土”的“土壤改良功臣”。

其实,我们现在也不能去批判那时候的中国人不注重环境保护、破坏环境等等,那时候不热火朝天地搞建设,大家都得饿死,没办法,只是希望在今天,在越来越多的人都认识到珍爱环境的重要性后,这样的悲剧不要再发生。

王复尊拍摄的“开发塔里木盆地”,翻拍自辽美的《20世纪中国摄影文献》

6 thoughts on “砖砌公路与胡杨林”

  1. 这个我有话说。1975年,我乘坐解放牌卡车,经过若羌县,走在砖面公路上,那真是“车辚辚”的感觉,车身不停地抖动,就像坐上了振动按摩椅。因为立砖的棱角已被磨圆了,接缝不平,车轮碾过,就会“嘚嘚嘚”地颠簸,那个感觉可是不妙。
    更正:烧砖可不是采用“路边粘土”,那里是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边缘地带,遍地黄沙,没有粘土,因此砖头不是红色的粘土砖,而是浅黄色的,类似耐火砖那样。
    路边确实有一些大口的水井,因为是沙地,井口越挖越大,井壁不能直立,因此要使用树干、木板支护井壁,所以井壁不是圆的,而是方的。如果是现在,地下水位降低,可能不会出水了。

  2. 还有,1975年,我看见若羌县沙漠里,苇坑旁,小河边,确实有一些胡杨林,下半截的树叶像柳树叶,上边的树叶像杨树叶,当时感觉很奇怪。地上也确实有很多倒卧的枯树,看上去倒卧已久,确实不腐。站立的枯树,比较小的树枝都没有了,可知枯死多年,也不腐。
    那里地广人稀,燃料短缺,砍树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胡杨木材,纹理类似梧桐,韧性极强,例如一块2厘米厚度的长条木板,一头垫着石头,另一头脚踩住,试图使用斧头砸断,那是不可能的。它会反弹的。我们使用18磅大锤,玩命砸,才能砸断。
    我们去厨房帮厨,苦力就是劈柴。柴禾就是胡杨。柴禾堆旁边,预备的不是斧头,而是大锤。那里遍地黄沙,你要使劲抡大锤,胡杨没有断裂,而是被砸进沙土地里去啦。所以,木头底下需要放石头垫底,才能使得上劲,那个感觉,就像是和胡杨拼命。
    底下垫的什么石头?沙漠里边没有石头。是和田县出产的玉石。注意,这不是开玩笑,是人民公社组织社员干副业生产,去和田县运来的玉石。每年,新疆非金属矿业公司来收购,公司拒收的低档玉石,就拿来垫柴禾,砌羊圈、垒土炕,垒锅台。因此我当时明白了两句话:火烧昆冈,玉石俱焚。玉石真多啊。还有就是:玉不琢,不成器。原料玉石当时真是不值钱啊。

  3. 当时打柴,冬季取暖,屠杀对象还有红柳。红柳是灌木,确实是红色的枝条,还会开花,粉红色的小花。红柳的枝条不耐烧,我们要的是地下的老根。一个小沙丘,一丛两米高,直径大约两三米的红柳树丛,它的地下老根可以深达5米,蔓延至5米以外,只能使用推土机,推掉沙丘,收取红柳老根。那些老根,坚硬致密程度,堪比紫檀,火力强劲耐久。
    你们会说,不应该啊。是的,我认为,不应该的是,那里根本就不宜居,不让人们进入定居,也就不会有这些事情发生了。想想看,非洲那些遍地斑马、角马、河马、羚羊等等的地方,就是动物世界。如果人类进入,还能有动物植物的活路吗?

  4. 希望朋友们能喜欢这些:一个北京人的亲历。相信,有这样亲历的北京人,不会多。

  5. 食烟火斋 :

    当时打柴,冬季取暖,屠杀对象还有红柳。红柳是灌木,确实是红色的枝条,还会开花,粉红色的小花。红柳的枝条不耐烧,我们要的是地下的老根。一个小沙丘,一丛两米高,直径大约两三米的红柳树丛,它的地下老根可以深达5米,蔓延至5米以外,只能使用推土机,推掉沙丘,收取红柳老根。那些老根,坚硬致密程度,堪比紫檀,火力强劲耐久。
    你们会说,不应该啊。是的,我认为,不应该的是,那里根本就不宜居,不让人们进入定居,也就不会有这些事情发生了。想想看,非洲那些遍地斑马、角马、河马、羚羊等等的地方,就是动物世界。如果人类进入,还能有动物植物的活路吗?

    谢谢陆老师提供的信息。您的这个观点我同意,这样的地方不应该让百姓定居。可是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也没有办法,以前做过的很多事现在看起来都是后悔的事情,可确实有无奈的一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