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馒头

“喂!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一个浑身黑色的人,站在老栓面前,眼光正像两把刀,刺得老栓缩小了一半。那人一只大手,向他摊着;一只手却撮着一个鲜红的馒头,那红的还是一点一点的往下滴。

这是鲁迅先生1919年发表在《新青年》上的文章《药》的一段,说的是华老栓为了给儿子治肺痨,花钱从刽子手中买血馒头的过程。中学的时候学到这篇课文,对这种愚昧至极的事情实在无法理解,难以想象馒头蘸了血会是什么样子。最近看到一张清末的老照片,里面竟然真的有血馒头!

照片中近处地上是已经身首异处的几具尸体;背景站在高处的都是看热闹的闲人,正如鲁迅笔下描述的“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中间站着的两个人手里拿着糖葫芦样的东西,但又比糖葫芦大,像是小的杂面馒头,颜色深深的,应该是已经蘸了血的馒头,如果说这不能确定的话,那稍左边站着的一个戴扁礼帽的人手中筷子插着的,一定就是蘸了血的馒头了。

国人那个时候真的很可悲,更可悲的是,已经21世纪了,还能看到类似的事情发生。

一次行刑
血馒头
血馒头
血馒头

2 thoughts on “血馒头”

  1. 他们手持“糖葫芦”的姿态,都是大头朝下,而且尽量远离自身,应该是还在滴血,防止染红呢。
    我想,鲁迅老爷子一定也是见过斩首的。

  2. 食烟火斋 :
    他们手持“糖葫芦”的姿态,都是大头朝下,而且尽量远离自身,应该是还在滴血,防止染红呢。
    我想,鲁迅老爷子一定也是见过斩首的。

    肯定看过,否则不会描写的那么传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