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荫桓与朝鲜遣使事件

在2017年4月15日的前一天,我的微信朋友圈满眼都是“朝鲜战争!”、“东北大米以后没法吃了”、“要不要离京去新疆、西藏避难”之类的话。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朝中社在13日的报道中称:朝鲜外务省警告美国不要轻举妄动,否则将遭到朝鲜式的报复打击。朝鲜外务省裁军与和平研究所发言人当天还发表谈话称,如果美国敢轻举妄动,朝鲜会以朝鲜式报复打击,在敌对势力头顶降下“核雷轰和惩罚的闪电”,让其尝尝“真正战争的味道”。好怕怕!虽然朝鲜已经拥有核武器,但从众所周知的其导弹发射成功率看,“核雷轰和惩罚的闪电”应该到不了美国,可能最倒霉的就是周边几个国家,特别是与其有鲜血凝成友谊的中国。朝鲜《劳动新闻》曾发表评论文章称“爱讲究体面和名分的一些大国也屈服于美国的卑劣强迫和要求,甚至对一文不值的亲美婊子苟同”,谁都看得出来中国就是这里“一些大国”之一。实际上到24号的85周年“建军节”过完,也没见朝鲜放“大炮仗”,仅仅是组织了300-400门远程火炮在江原道元山一带进行了齐射,名曰“火力演习”。全世界都在看,都知道了朝鲜这些拙劣的外交伎俩。这些很令人不齿的手段在他们可谓历史悠久,130年前的“遣使赴美事件”就和中国玩儿了这么一出。

这个事情大体是这样的:1882年5月22日,朝美两国在济物浦签署《朝美修好条约》,次年美国开始向朝鲜派驻大使,也开始向朝鲜“输出”价值观,向朝野上下灌输平等、独立和自由的思想,年轻的皇帝李熙热血沸腾。1883年7月李熙派了闵泳翊为首的“报聘团”去美国,闵到美国一看就惊了,他在归国后对美国驻朝公使福特说:“我从黑暗界去到光明界,又从光明界回到黑暗界。我将走的路尚不明确,希望美国指明。”在内部和外部势力的影响下,国王李熙决定向美国派全权大使。但问题就来了,在中国看来,朝鲜作为藩属国不可能在国际上有与自己平等的地位,而在朝鲜看来,美国都把我看作独立国家且派驻大使,我自然也要对等地向美国派驻大使。朝鲜追求民族独立自主的心情完全可以理解,但是基于地缘和国情,朝鲜在当时根本没有和周边大国平起平坐的实力。之前一直向中国朝贡,是因为周边其他国家都不强,后来中国变弱了,俄国、日本都起来了,都惦记朝鲜这块肉,他势必要找个新靠山,这时美国来了,朝鲜上层也看到了美国的强大,于是就要抱美国的大腿。1887年7月14日,李熙任命朴定阳为驻美全权公使,8月11日照会“驻扎朝鲜总理交涉通商事宜大臣”袁世凯,袁立刻电告北洋大臣李鸿章,李鸿章代表清政府对朝鲜软硬兼施,阻止遣使美国,但在美国人的怂恿下,李熙也看到“清素畏洋,我派使结洋,清必畏我。北洋电必虚吓,计断无虑”。清政府当时真是弱啊,一下就被朝鲜看到底裤。最后清政府没办法,对朝鲜说你要派全权公使去国外也行,但要有三条规矩,即“一、韩使初至各国,应先赴中国使馆具报,请由中国钦差挈同赴外部,以后即不拘定。二、遇有朝会公宴、酬酢交际,韩国应随中国钦差之后。三、交涉大事关系紧要者,韩使应先密商中国钦差核示。此皆属邦分内应行之体制,与各国无干,各国不能过问。”并电令袁世凯先行“转达国王,务饬使臣遵办”,史称“三端”,李熙接受了,而且是阳奉阴违的接受了。换位思考一下,这三端对一心要分家单干的朝鲜国王来说肯定是不愿遵守的。11月12日,朴定阳一行先乘美国军舰去日本横滨,又转乘英国客轮“远洋号”,于1888年1月1日抵达旧金山,9日抵达华盛顿。朴定阳一行到美京后,没有遵照“三端”先去拜访大清国驻美公使张荫桓,而是先向美总统克利夫兰递交了国书,并施跪拜礼,然后才派参赞和翻译去中国驻美使馆投了衔版。“跪拜”在亚洲文化是大礼,向美国总统跪拜也就意味着不认中国爹改认美国爹了。后来张荫桓问他为什么不遵守“三端”,朴说我出国前没收到这个文件啊,其实李熙早就承认给过文件了,说明朴定阳是故意撒谎。后来朝鲜政府受不了清政府的诘难,就把朴定阳撤回了,但朴没有直接回国,托病躲在日本,后来悄悄潜回国,昼伏夜出,就是怕清政府问罪,实际上这一切都是遵照李熙的指示。如果站在朝鲜的立场,当然要支持民族独立,但独立不是打嘴炮,胳膊不粗只能是当小弟的命。1895年的《洪范十四条》后朝鲜倒是宣布结束与中国的藩属关系了,独立了,可很快就被日本灭了国,这时候喊中国爹、美国爹都没用。

 朝鲜国王李熙,1883-1884年,鲁越摄

美国驻朝鲜使馆,院中站立者右二是第一任美驻朝大使福特,1883-1884年,鲁越摄

从左至右分别是美国海军上尉梅森、闵泳翊、鲁越、闵泳翊的秘书徐光范、范英植、美国海军少尉福克。洪英植在甲申政变中被朝鲜士兵剁成肉酱;徐光范在甲申政变后逃亡美国,并入美国籍,后回国参政,最后在美国死于肺病。

闵泳翊,朝鲜后期的外戚权臣,闵妃集团的重要人物,在甲申政变时险些身亡,晚年流亡上海潜心书画艺术。

朝鲜报聘团成员合影,坐着左一为鲁越,左二是副使洪英植,左三正使闵泳翊,左四是闵泳翊的秘书徐光范,左五是在朝鲜海关任职的中国人吴礼堂,站立者左二是日本人宫冈恒次郎,闵泳翊把要翻译的话告诉宫冈,然后懂英语的宫冈再翻译给鲁越,鲁越再去对外交流。鲁越回美国后成为著名的天文学家,专注研究海王星外侧的未知行星,促成发现冥王星。

美国人德尼,曾任美驻天津领事、驻上海总领事等职,和李鸿章关系密切,也是向朝鲜灌输独立自由思想的主力。

首任朝鲜驻美公使朴定阳

朝鲜首任驻美使团成员,前排从左至右分别为:书记官李商在、参赞李完用、正使朴定阳、翻译官李采渊、书记官李夏荣。

朝鲜驻美使馆,位于现在华盛顿洛根圆环15号,1891年11月28日花费2.5万美元购入。在朝鲜被日本侵吞后,1910年日本政府将这栋建筑以5美元购入,又以10美元的价格卖给美国人。2012年10月18日韩国政府将这栋楼房回购,作为韩国海外近代文化遗产。

朝鲜驻美使馆内景

张荫桓作为大清国驻美公使,完整经历了“朝鲜遣使事件”的美国部分,在他的日记中前后共有45天的内容提到这件事。张荫桓作为职业外交官,看待这件事自然是站在清政府的立场上,他首先是对朴定阳没有遵守“三端”,即没有首先到他那里拜码头而是直接去给美国总统递了国书表示不满,但也明确地认识到韩使已来,对方不主动上门自己又不能“先施”,“势乘骑虎”。毕竟自己还是代表宗主国,张荫桓给予了韩使必要的帮助,比如和国务卿叭夏打招呼,“为韩使先容”,给他们时宪书和各国驻美公使联络方式等等。可朴定阳在美国的一言一行一点儿都不光明正大,在张荫桓看来都十分猥琐,不遵礼数,比如去见他的时候没有穿公服,应该穿便衣出席的外交活动却穿公服,该穿公服出席活动的时候又穿便服。李夏荣当代办的时候出席美方宴会还带了两个女伴,“见其携两妇,装饰甚陋,宜西人指摘耳”。朴定阳和张荫桓每次都是笔谈,然后又让参赞抄写谈话记录,还故意删去会显得不平等的内容,张说朴“笔端总涉机锋,貌似和平,心则狡狯”,还说“以其藩属而推诚指导,然其不足与为善,则已见一斑矣。款客茶酒一循西俗,所居又极寒俭,殊无谓矣”,张荫桓觉得自己的好意都被当作了驴肝肺。张荫桓还建议朴定阳此行要留心观察,向美国学习先进经验,拓展商务,比如带国内的铁矿石过来让美国工程师检验一下看哪里适合开矿,或者看看本国有什么样的商品适合输出到美国,结果韩使说他们一心就是要“制造军器”,和今日之朝鲜何其相像啊。作为国家领导人,带领国民走向独立自主是应该的,但也要让老百姓都能吃饱肚子啊,光一味玩儿虚的,弄些面子活儿,打肿脸充胖子,然后遍地饿殍,那就是罪人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