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孔雀翎毛

在英国皇室众多的收藏品中,有一支孔雀翎毛。漂亮的翎毛是雄孔雀的尾羽,可以在求偶的时候加分。而在清代中国,雄孔雀的翎毛又被作为官员和贵族的冠饰,称花翎。花翎分一眼,二眼,三眼,以三眼最尊贵。其中“眼”即指的是孔雀翎上的眼状圆斑,一个圆斑就算做一眼。在清朝初期,五品以上的内大臣、前锋营和护军营的各统领、参领有资格享戴单眼花翎。英国皇室收藏的这枚孔雀翎毛就是一枝单眼花翎,根部还配有一枚翡翠翎管。此件藏品的说明是这样写的:在攻打广州城时,由奥尔斯顿上尉从两广总督叶处“获得”(taken)。也就是说,这支单眼花翎曾经属于广东巡抚叶名琛。

英国皇室收藏的那支花翎

叶名琛的一幅版画,戴着单眼花翎

叶名琛(1807-1859),字芸珍,号崑臣,湖北汉阳人。叶名琛幼年时家境很好,汉口的著名老字号药店“叶开泰”即其家族创办和经营。叶名琛于道光五年(1825)中副贡生,道光十五年(1835)考取进士,选庶吉士,散馆授编修。道光十八年(1838)任陕西兴安府知府,其后历任山西雁平道、云南按察使、湖南布政使、江宁布政使、广东布政使等官,道光二十七年(1847)升任广东巡抚。道光二十九年(1849),与两广总督徐广缙一同阻止英国人在鸦片战争后进入广州城而封一等男爵。咸丰元年(1851),赏加太子少保衔;咸丰二年(1852),升任两广总督;咸丰五年(1855),加封为两广总督协办大学士、体仁阁大学士。官至两广总督擢授体仁阁大学士。1858年底,英法联军占领河南各炮台,要求叶名琛十天内出面谈判,但叶名琛回信拒绝。广州城陷后,1859年1月5日,叶名琛在广州副都统双禧的衙署内被擒获,解往停泊在香港的军舰“无畏号”, 48天后,“无畏号”驶往印度加尔各答,暂被囚禁在威廉炮台,后迁往大里恩寺,日诵《吕祖经》不辍,自书“海上苏武”。次年二月二十九日得病不食,至三月初七戌时(4月9日),死于囚所(一说咸丰八年三月二十三绝食卒于加尔各答),据说是自备粮食尽空后绝食而死。英国人将他的尸体运回中国。

大众读物中对叶名琛的评价基本来自当年薛福成的“六不总督”之说,即:“不战、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相臣度量,疆臣抱负,古之所无,今亦罕有。”1858年12月12日,广州城外英法联军已经作出攻城的决定并开始准备,英军统帅额尔金还给广州城中的叶名琛送去一封信通知进攻的时间。但叶名琛在回信中说“他整天在向一偶像献祭,这偶像代表着神,手中持杖,据说能从一粒沙子中看到人影,而从这些人影中叶名琛要解读出他未来的命运。”叶名琛受其父影响笃信扶乩,他在广州城里建有“ 长春仙馆”,内中祭祀吕洞宾、李太白二仙,一切军机进止都先占再行。通过扶乩,他坚信英法联军自会退走。1858年12月28日,额尔金在日记中写道:“自早晨六点起,我们一直在向广州城里放炮,城中竟无反应。我对整个这件事憎恶不已。”1859年1月6日,额尔金又写道:“昨天过得很棒。军官们采取行动……他们早早地就派人从该城的不同地点出发,成功抓获叶名琛以及广东代理总督。未费一枪一弹,就将其抓捕,因此,我想我们的军人表现极佳,绝对没干劫掠勾当……叶名琛被作为战俘带到’无畏号’汽船上。他体格庞大,长相无法详细描述,因为他当时坐在轿子里从我身边经过,我只看到他一眼……此人冷淡、古板,脾气特别倔……莫里森说他见到叶上’无畏号’时,认为此人很有教养,说话声音也很低。还说他看得很开,吃喝都不愁,甚至开口问舰长:’敢问诸位是否将杀了我?’那舰长不假思索,一口向他保证说:’不会。’”

《伦敦新闻画报》上根据照片绘制的叶名琛肖像版画

被掳后的叶名琛

被掳后的叶名琛,明显脸瘦了,以上是目前仅见的两张叶名琛照片

《伦敦新闻画报》上叶名琛被抓获的现场

叶名琛坐着轿子中被送往“无畏号”

叶名琛能在18岁便中贡生,此后在仕途上平步青云,说明他有一定水平,但他向咸丰皇帝谎报军情,报喜不报忧又让人生恨。这是他的为官之道,没有“公仆”观念,为了自己的仕途只要主子满意就行,最后令中央政府贻误处理问题的时机,自己花翎也被洋兵拔了,身死异乡。只为捏着自己顶戴的人负责的官场传统遗毒一百多年,到现在也不鲜见。

《一根孔雀翎毛》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