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0年上海的三个瞬间

1900年对中国是个值得记忆的年份,这一年中华帝国的首都再次沦陷外夷,这一年之后,穷途末路中的清政府开始尝试政改。当义和团运动在华北风起云涌的时候,饱受天平天国摧残的江南士绅决议共同维护上海的稳定,避免列强借口入侵;及清帝对十一国宣战,以上海道台余联沅为代表,邀约各国驻上海领事商订《东南互保章程》,明确“上海租界归各国共同保护,长江及苏杭内地均归各督抚保护,两不相扰,以保全中外商民人命产业为主。”因此这一年的夏天,京城炮火纷飞,上海却保持着相对安定的局面。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摄影师詹姆斯·利卡尔顿于这一年的春夏之交来到上海。 利卡尔顿生于纽约,原是一名中学教师,同时是旅行家、发明家和摄影师。他曾……阅读全文

立体照片找不同十

这个悲惨的场景是天津法租界的海河边。据利卡尔顿先生记述,每天都会有大量的尸体和残肢从上游漂下来,少数是被义和团残杀的教民,多数都是俄国军队残杀的百姓,用利卡尔顿先生的说法是俄军行进路线上不可能有活物!岸上的建筑属法租界,千疮百孔都已经不成样子了。19世纪末法国政府一直在天津重点培植自己的势力,和天津百姓产生了大量摩擦,因此发生过多起教案,在1900年的义和团运动中,天津各国租界中也属法国受损最严重。 右图中黄框中的位置就是左图选取拍摄的内容。利卡尔顿先生在书中说“现在还能看到5、6具尸体在浮桥边”,我读到这段还感到纳闷,没看到那么多啊,最明显的只有中间靠下有一具尸体,在看了早期的版本后终于知道这个“……阅读全文

立体照片找不同九

利卡尔顿先生在游览完汉口、苏州、梅田、金口、南京、宁波等地后,又乘船回到上海,计划从这里乘船去天津再到北京。但是义和团运动已经闹得越来越凶了,上海道台和洋人签订了《东南互保协定》,没有客船去北方,有的只有列强北上支援在津、京两地洋人的兵舰,不能搭载他。经过几天的等待,终于有艘德国船要去芝罘(烟台旧称)。利卡尔顿先生衡量了下,反正先往北走着,总会有机会的。他没想到的是烟台的义和团运动也已经很凶了,在那里的洋人们把自己的别墅交给中国仆人,全家老小都躲到靠近领馆的小旅馆里,那里人满为患,到处都是行李和床,根本没有地方下脚。更要命的是山东其他地方以及天津的外国人都乘船向烟台汇集,计划在那里乘船回国。……阅读全文

立体照片找不同八

在比对两套立体照片找不同的时候,下面这张差点儿漏网了,差别很细微,只是画中人脸转的角度略为不同。 这张照片背后的故事也很有意思,摄影师在汉口的时候看到繁荣的茶叶市场,但是看到的都是加工后的茶叶,他对还未采摘的茶叶产生了巨大的兴趣,决定亲自去看看。通过朋友了解到溯长江而上有一些产茶地。那时义和团已经在一些地方兴起,外国人孤身去中国内陆任何地方都很危险,因此他在汉口雇佣一组人马同行。经过一番准备,前美国驻汉口领事的儿子找到他,并帮他找了一个厨子和几个苦力,一行人带了大量枪支弹药,租了艘船出发了。船到了现在的湖北省咸宁市梅田县,利卡尔顿先生为这里的美景所感动,扛着相机去山坡上拍水稻田和茶园。在经过……阅读全文

立体照片找不同七

汉口因其地理位置特殊,从清末开始就成为重要的贸易中心,世界很多著名的银行都在这里设立分行。而汉口最知名的就是茶叶转运。从南方来的茶叶在这里分拣、包装,再通过水路运到世界各地,被利卡尔顿先生成为“世界最大的茶叶中心”。照片上这些苦力正从船上卸茶,茶叶被锡纸密封后装在箱子里,箱子上写着所属洋行的名字。如果仔细观察,会看到每个扛着箱子的苦力手里都攥着一根竹片,这是用来统计他们搬运货物数量的,岸上的账房先生根据他们交的竹片数量计算工钱。编辑在第二版更换了照片明显是因为扛箱子的苦力更多些,能突出主题。 阅读全文

立体照片找不同五

据摄影师说,他还在广州的时候就收到U&U总部的来信说一定要拍到“鱼鹰”的照片。利卡尔顿先生虽说对这种能够帮人捉鱼的水鸟有所耳闻,但是他也从未见过,而且对这种事情持怀疑态度。在收到公司的信后他询问了当地人,有人告诉他要沿着长江进入中国内陆很远才有“鱼鹰”。他顺着京杭大运河而上,在苏州附近就看到了这种水鸟,结果还闹了笑话。他扛着相机沿着运河边追着渔船拍照,可渔夫看着有老外追倒吓了一跳,撑船就跑,追了好远,借助翻译,给了两个渔夫一大笔钱才勉强同意拍摄…… 编辑在第二版换了照片是因为这张照片里的鱼鹰要多些,更能突出主题。 阅读全文

立体照片找不同四

这张照片是上海街头“站笼”里的河盗。关于这个人犯了什么样的罪,怎样被游街,未遂的自杀,拍摄这张照片背后的故事在我以前的一篇博文里有详细的说明(http://jiuyingzhi.com/antiquephotos/298.html),就不在这里重复了。 说到底,编辑选择这张照片的总体思想是说明中国的酷刑以及河盗的可恶,因此我分析他第二版更换了照片是因为这张照片里河盗的表情更冷漠些,围观的人更多些,抓住笼子的手似乎也显出一丝这家伙的恐惧和软弱。 阅读全文

立体照片找不同三

这是广州珠江边一处被称为“垂死之地/Dying-field”的地方,放弃生存希望的穷人到这里等死。按照摄影师的描述,躺在地上的这个人已经皮包骨头、奄奄一息了,所有的财产就是身上这块破麻袋。这些人死后好几天,当地政府才会过来收尸,非常的凄惨。这张照片其实很常见,只是背后的故事头一回听说,而且在其他文献里都没有看到过记载。注意黄框里的人,按照摄影师的说法那时另一个来等死的人,只是身体状况稍微好些。姑且不说这个人是不是来等死的(我偏向认为不是),编辑为了表现那人的精神面貌,选择了一张低下头的,好像虚弱无力的样子,而之前那个版本中的人抬着头,似乎还有一些好奇心,不像一个等死的人。 阅读全文

立体照片找不同二

今天这个的原标题是“沙面西端,人工岛上的欧洲租界”,我简单翻译了一下: 我们正在向西偏北方向看,冲着这座人工岛的最西端,这里因为由沙子筑成故称沙面。这座岛东西向,平行于大陆,中间隔着一条狭长的水道。这里大概有半英里宽,有两座桥和内城相连。沿着墙边这些树去江边的话你会发现这是一个很美的地方。西边的树后面能看到一排欧式建筑,一直从岛的那边到这边,大多数建筑都很宏伟,有的建筑有四层高,周围都是灌木和花园。这排建筑是各国的领事馆。 我们又能隐约看到一些高出那些平房的当铺,就像我们在花船上眺望城市看到的那样。江边,那排树的末端有一座架在水上的房子,那是一座船库,欧洲人的娱乐场所,那里有最新式的划艇和修长……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