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福州金山寺的老照片——兼谈约翰·汤姆逊的摄影风格

前段时间,友人Michael发来邮件,认为有张福州金山寺的老照片应系约翰•汤姆逊所摄,我仔细研究了手里的资料,得到的结论和Michael不同。

福州的金山寺,坐落在洪塘镇乌龙江中一块石阜上,始建于宋朝绍兴年间。俱《据洪塘志》载:“金山江心矗起,形象印浮水面,似江南镇江,故曰小金山。有塔七级,故曰金山塔寺。”虽然石阜面积很小,但是金山寺却“五脏俱全”,除了“殿宇”之外还有一座七级石塔。寺庙虽然在1934年重建,但是石塔仍是宋代遗存。

约翰·汤姆逊拍摄的金山寺立体照片,图片来自维亚康姆图书馆
约翰·汤姆逊拍摄的金山寺,图片来自维亚康姆图书馆
X,佚名,图片来自东洋文库莫理循收藏影集
莫理循收藏影集中的另一张金山寺照片,图片来自东洋文库

根据目前收藏约翰•汤姆逊作品最权威的维亚康姆图书馆提供的信息看,1871年汤姆逊来到福州,曾经至少拍摄了两张金山寺的照片,其中一张是用8×10英寸的,另外一张是尺寸较小的立体照片,都用的是湿版照相法。这张“疑似”汤姆逊的作品也是一张8×10英寸的,为了方便说明,先称这张作品为“X”。通过仔细比对,我认为可以从下面两方面认定不是汤姆逊的作品。

1、拍摄时间不同。数一数露出江面的石基层数就知道,很明显拍摄X这张照片的时候乌龙江水位要比汤姆逊拍摄的时候高。研究汤姆逊留下的摄影作品,除了上海外滩(为了说明上海外滩的变化,于1869年和1872年分别拍摄过),他从没有在不同的时间拍摄过同一地点。因此可以推断对于金山寺这样没有太大变化的建筑,汤姆逊应该不会在不同的时间拍摄。

2、拍摄风格不同。汤姆逊有个重要的身份,就是1866年获选的英国皇家地理学会会员。这样的身份决定了他看待事物的视角和所使用的摄影语言都是严谨、有科学性的。比如他拍摄的远东各国的人像,按现在的说法都是纪实摄影的风格。他关注人种的差异、关注人物服饰和妆扮的不同,会把人物放在他(她)们原本所属的环境里去诠释,读者会对这种诠释一目了然,不用过多的文字说明就知道这些被拍摄对象的身份、状态,以及照片背后摄影者所要延展说明的问题,这一点在他著名的《伦敦的街头生活/Street life in London》(1878年)摄影集中有最清晰的体现。对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的描述,所用的拍摄语言同样是很具科学性的。比方说,拍摄一座建筑,除非万不得已,他觉不会把建筑摆在构图的中央,规规矩矩地拍摄建筑的正立面或侧立面,而是会选择兼顾正立面和侧立面的斜侧方拍摄,会尽量在一张照片里提供最多的拍摄对象的信息。再回到X这张照片,摄影师完全可以选择其他的角度拍摄,但是他把金山寺几乎放在了构图的中间,而且拍摄的就是建筑的正立面!另外我在原来的一篇博文里也曾经提到,当时的(1870年代)摄影技术不发达,拍摄时的曝光时间(快门时间)很长,而且摄影师还可能刻意加长了照片的曝光时间,使得江面显得异常平静,甚至没有了水的感觉,整个金山寺好像浮在云端一样,宛若仙境。这种摄影风格和传统中国画追求的意境很接近,加之中国早期的本土摄影师几乎都是从画师转行的,因此我偏向于认为这张照片出自一位摄影技术娴熟的中国摄影师之手。另外,同样内容的这张照片曾经两次出现在拍卖会上,一次是1995年5月4日Sotheby’s London拍卖会上第35号拍品,16张一组的照片之一,标注为Foochow Tung Hing(福州同兴)拍摄;另一次是2004年11月16日Christie’s South Kensington拍卖会上第165号拍品,8张一组的照片之一,同样标注为Foochow Tung Hing。因此我更加坚信这张照片不是出自约翰•汤姆逊之手,而是福州的这家照相馆。

约翰·汤姆逊拍摄的天坛祈年殿,没有把建筑主体放在构图中央,也没有拍摄正立面,图片来自维亚康姆图书馆
约翰·汤姆逊拍摄的国子监牌楼,和托马斯·查尔德、山本赞七郎等外国摄影师拍摄这一建筑的视角都不同,图片来自互联网
约翰·汤姆逊拍摄的满族新娘,图片来自互联网

约翰·汤姆逊拍摄的北京街头卖枣的小贩,完全是纪实摄影的风格,图片来自互联网

3 thoughts on “一张福州金山寺的老照片——兼谈约翰·汤姆逊的摄影风格”

  1. 我经手3张福建金山寺;成交价格是7000美金;5000美金和1500美金。但是清末最为著名的金山寺是镇江的金山寺。汤姆逊的珂罗版有一张:金山;(此张我以750美金卖掉;2011年有幸购得另一张蛋白照的镇江金山寺)。另一张是银山珂罗版(待售价格 600美金)

    东洋文库莫理循收藏影集藏的第一张8×10 inch 是同兴的代表作;可惜有可能是翻拍或后期制作的蛋白照片。第二张小点;原版照片很清晰;我以1500美金割让给藏家;有可能是tung-hing第二个版本;afong lai 的金山寺是有主仆8人坐在树下的(我以5000美金出售)。

  2. 博主,你好。我以为这几幅福州金山寺的老照片实际都是约翰-汤姆逊所拍,只是时间不同罢了。第一幅应是1871年左右拍摄,比较常见;第二、三幅应是他1869年第一次到福建、闽江所拍摄。或许是图片、资料稀缺,人们往往忽视了他1869年到广东、福建、上海拍摄的经历,因此难免陷入困惑。我在“老照片中国网”上曾贴出汤姆逊1869年到广东、福建、上海游历时所拍的100余幅照片的帖子,其中虽没有金山寺照片,但我已找到汤姆逊1869年在福建拍摄的40余幅老照片图像,其中就有金山寺第二幅图,其余内容是他从福州经闽江到武夷山玉女峰等沿途系列风光。其中他在永泰县永福隐寺(方广岩寺)的照片就有3幅。由于原图没有署名,我还不能完全肯定,但其中不少幅与汤姆逊1869年到广东、福建、上海游历时所拍的100余幅照片相同,而且清晰度相当高,等我再仔细研究后贴出。我对老照片仅仅是兴趣使然,难免有不对和错误之处,还望海涵。 蜀中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