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芳还是华芳的翻译问题

直到前几天,我才看到Terry Bennett先生的第三本有关中国摄影史的著作,而且只粗略翻了下,他有两个观点之前我自己也有总结,本来想写在博客里,结果懒,一直没有动笔。其中有一条是关于AFong的,虽然他已经发表在书里了,我还是想在博客里再说一次,权当是给自己做备忘录了。

阿芳是什么人?这个问题我不想在这里讨论,我只是想说说关于“AFong”如何翻译的问题。以前我在写文字特别是写图录的时候,经常把被认为是“AFong”的作品作者写作“赖阿芳”(当然,《中国摄影史》里有说他也可能姓黎),这样翻译不准确,我认为应该写作“华芳照相馆”。

从现有的被归属为“AFong”的作品中除了香港、广州外,还有上海、北京等地,特别是北京部分,在1870年代作为照相馆的老板和创始人,阿芳是不太可能一个人把这些地方都跑遍的;当然,已经有证据证明他曾雇佣过不止一名摄影师,并和长期居留某地的摄影师合作,买断版权,以“AFong”的名义出售。也就是说现在发现的被归属为“AFong”的作品只署名阿芳一人是不合适的,对外,实际上是属这家照相馆的名字。

那这家照相馆的中文名字该如何写就容易,从一些CDV照片和大尺寸的蛋白照片签名情况来看,应该写作“华芳”,具体可参见配图。

互联网就是一个放大器,好的坏的都会被放大和传播,所以我觉得应该知错就改,尽量传播严谨的正确的知识,不给让别人造成误解。

signature of AFong

AFong的签名

address of AFong

华芳照相馆CDV的背面文字

cdv of AFong

网上找的图,两种华芳照相馆CDV的背面

《阿芳还是华芳的翻译问题》上有6条评论

  1. HK :

    对这书有关香港部分有点失望。

    前段时间看到一篇文章提到Bennett说他能做的就是这些了,希望中国的学者们能继续深入的研究下去。反正我觉得他已经做的不错了,收集这些资料不容易,而且也从没有一个中国学者这样做过。

  2. 我一直想他当时是否也因为希望在电话本里排在前面所以西文用“AFang”

  3. okapi :

    我一直想他当时是否也因为希望在电话本里排在前面所以西文用“AFang”

    哈哈,那时候还没电话吧!

  4. 非常赞同博主的观点。“华芳”不仅是相馆老板的名字,更是相馆的名字。“赖阿芳”以讹传讹了这么多年,很容易造成误解,确实应该得到更正。

  5. Terry Bennett先生在他的《中国摄影史-中国摄影师》一书中把“赖阿芳”的问题实际上已经讲得非常清楚:所谓赖阿芳其实是他姓“黎”,名“芳”,1870年4月开了“华芳照相馆”。该书中引用的资料非常详尽可靠。他的“华芳相馆”的照片后签名“AFONG”,中文明明就是“华芳”,可是《中国摄影史-中国摄影师》中还是译成“阿芳”,真不知是翻译的错误还是Bennett先生的意图。这个错误太明显了。楼主您是老照片鉴定行业的专家,理应担当起纠正历史错误的责任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