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美国海军的摄影师

虽然我儿子才三岁,但是他们已经很喜欢各种军、民用飞机、军舰和汽车的照片了,似乎男生喜欢机械和电子的东西是种天性。说到军用飞机和舰船的照片,如果说美军的看起来最“邪恶”,我想应该不会有人反对,而这些照片中,至少是这些装备在应用中的照片,绝大多数都是由服役于美军的军方摄影师拍摄。美国海军最初没有专职的摄影师,需要摄影记录时一般由舰长雇请商业摄影师随船。

有资料记载的美国海军雇请的第一位摄影师是小艾列法莱·布朗(Eliphalet M.Brown, Jr),他在纽约经营摄影和版画创作的生意。1853年7月8日,美国东印度舰队司令马修·佩里(Matthew Calbraith Perry, 1794-1858)率领“萨斯奎哈纳”号(USS Susquehanna)、“密西西比”号(USS Mississippi)、“萨拉托加”号(USS Saratoga)、“普利茅斯”号(USS Plymouth)四艘军舰驶入日本江户湾,打算与日本商谈开国的问题,这些漆成黑色的巨大舰船震动了日本官民,日本人称之为“黑船来航”。1854年2月21日佩里舰队再次深入江户湾,同年3月31日,两国签订《日美神奈川条约》。对“黑船来航”事件,日本人并没有觉得是奇耻大辱,或者是“帝国主义的压迫”,反倒很感谢美国使其尽快走上现代化国家的道路,如今每年在佩里登陆的地方,神奈川县横须贺市的久里滨,都会举行“黑船祭”纪念这件事。小艾列法莱就是佩里当时雇请的随军摄影师,与他同行的还有柯里尔(Currier)和艾福斯(Ives)两个助手。当时小艾列法莱使用的是达盖尔银版法,工艺复杂,曝光时间长,1853-1854的两年时间里共拍摄了四百多张照片。这些照片没有怎么纪录美军的行动,主要都是日本的风土人情,是日本最早的照片。但遗憾的是最后保存下来的屈指可数,所幸其中一部分被转制成版画发表。

19世纪美国海军在亚洲的另一次重要“开国”行动是针对朝鲜,同样也是雇请的摄影师,不过这次是一位在日本开设照相馆的英国人,也就是赫赫有名的菲利茨·比阿托(Felice Beato, 1832-1909)。1868年,美国商人普雷斯顿(W.B. Preston)将一艘帆船改装为武装商船,命名为“舍门将军”号(General Sherman),满载货物前往平壤,但朝鲜当时并未开国,双方发生冲突,最后该船被朝鲜军民烧毁,所有船员死亡。1871年美国驻上海公使镂斐迪(Frederick Ferdinand Low, 1828-1894)受美国政府之命前往朝鲜商讨开国和“舍门将军”号被杀船员的赔偿,由亚洲舰队司令约翰·罗杰斯(John Rodgers, 1812-1882)率领“科罗拉多”号(USS Colorado)、“阿拉斯加”号( USS Alaska), “帕洛斯”号(USS Palos)、“莫诺卡西”号(USS Monocacy)、“贝尼西亚”号(USS Benicia)等五艘军舰护卫。1871年5月26日,美军在富平府的勿淄岛下锚。1871年6月10日,双方交火,450名美国海军陆战队从草芝镇登陆,与朝鲜守军交战。朝鲜史书记载“异船大炮,飞如雨柱,陆贼鸟铳,乱如雹下”。朝鲜巡抚中军鱼在渊率京军抵抗,在白刃战中战死。美军击毙了250名朝鲜士兵,占领了草芝、德津、广城等5座要塞。但朝鲜村民组织义勇队,于6月11日夜袭美军阵地,偷袭成功,美军放弃了5座要塞退回勿淄岛。此役有3名美军死亡,10人受伤,3艘军舰被击伤。经过20多天的对峙,美国政府称还不适合在朝鲜进行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于是美军决定在美国独立日前撤兵。1871年7月3日,美国军队撤离朝鲜,史称“辛未洋扰”,也有人称之为“第一次美朝战争”。比阿托此行也携带了一位助手沃莱特(Woollett)。与小艾列法莱大多拍摄了当地的风土人情不同,比阿托一直都在跟随美军行动,拍摄了很多战斗场面,比如广城镇刚陷落后满地朝鲜守军尸体的情形,都极为震撼(至少在当时是)。当然,比阿托去朝鲜的时代已经是湿版技术比较成熟的时期,较达盖尔银板法曝光时间短,也有能多次洗印的玻璃负像(就是底片)。极具冒险精神和商业头脑的比阿托回去后立即将这些底片洗印装订成册出售,大赚了一笔。这批在朝鲜拍摄的照片约47张,尽管当时卖出了一些,但完整的版本已经非常非常稀见,甚至美国政府作为档案收藏的版本也不完整,只有极少数博物馆和私人藏家有。经过交叉比对,我很幸运的把所有实物都看全了。

navy_01

佩里肖像,盐纸照片,1856-1858年间,美国摄影师马修·布拉迪(Mathew B. Brady,他是美国海军第一位指定的军方摄影师)摄

navy_02

1854年日本人制作的佩里肖像版画,对比照片看还是很有神韵的

navy_03

威廉·海恩创作的水彩画,也曾转制为版画,画中小艾列法莱正在日本拍摄照片

navy_04

日本人绘制的小艾列法莱正在使用“魔镜”

navy_05

存世极少的小艾列法莱在日本拍摄的银版照片

navy_06

存世极少的小艾列法莱在日本拍摄的银版照片

navy_07

存世极少的小艾列法莱在日本拍摄的银版照片

navy_08

比阿托1871年在“科罗拉多”号上拍摄的朝鲜民船

navy_09

美舰上的官兵,他们靠着的那门炮在DC的Navy Yard还能看到同型号

navy_10

美军舰长们在研究地图,右二即美军亚洲舰队司令约翰·罗杰斯

navy_11

广城镇刚被攻下时遍体躺着朝鲜士兵的尸体,类似的一幕比阿托1860年在天津的大沽炮台也拍过,不过地上躺着的都是中国守军的尸体

navy_12

抱着一堆酒瓶子和一份英文报纸的朝鲜人

navy_13

朝鲜俘虏

navy_14

美军官兵和抢夺来的帅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