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铜狮子来历的考证

原阐福寺山门前铜狮子

1902年法国巴黎BERGER-LEVRAULT & CIE编辑出版的LA CHINE A TERRE ET EN BALLON一书中,收录了一张铜狮子的照片,对应的法文注释Lions de bronze ornant l’entrée d’une pagode occupée par les troupes, à proximité du Palais de la Belle-Vue du Lac. Sapeur francais et marin italien en faction.其中Palais de la Belle-Vue指西苑(即现在的北海),翻译过来大意是“部队占领的寺庙入口处的铜狮,位于西苑的湖边,法国和意大利士兵在把守。”斑马认为这是北海阐福寺门前,我比对了背景的建筑,正面五间,肯定是阐福寺天王殿前西侧的建筑,说明照片的确是在北海阐福寺前拍摄的。可现在阐福寺山门前已经没了狮子,那狮子去了哪儿呢?斑马提到有种说法是阐福寺门前的铜狮子被移到了法源寺天王殿前,我在网上找到一张湘华老师相册中的法源寺铜狮子照片,很明显,法源寺这只铜狮子没有铜须弥座,而且体量小很多,不可能是阐福寺山门前的那对。那阐福寺前的那对狮子去了哪儿呢?

湘华老师相册中的法源寺铜狮子

北京台基厂大街1号,现在是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的所在,曾经是意大利使馆,再曾经是原清政府堂子(即爱新觉罗家族的萨满祭祀场所)所在地。最早的意大利驻华使馆始建于清同治八年(1869年),位于东交民巷东口路北。1900年庚子之变中,意大利驻华使馆被毁,根据《辛丑条约》相关条款,得以在原堂子所在地重建,即现在的台基厂大街1号。现在对外友好协会的大门、部分建筑及一些装饰还保持了原意大利使馆的原貌。在主楼前有两座铜狮,铸造精美。关于这对铜狮子的来历,一直有个说法是1901年意大利士兵趁战乱从圆明园中运出的。铜狮子的须弥座上铸有“大清嘉庆年制”,但是有关圆明园的历史档案中都没有提到嘉庆年间曾经添置过铜狮子,因此铜狮子来自圆明园这个观点始终没有可靠的证据。但狮子由意大利士兵于1901年运至此处却有很多证据,是可以肯定的。群众出版社2006年出版的《1900年的北京》,作者是意大利人马达罗,他根据1900年驻华意大利大使朱塞佩•萨尔瓦戈•拉吉侯爵(Marquis J. Saloago Reggi)留下的日记、信件、照片等资料写了这本书,书中提到意大利水兵从紫禁城中运来一对大铜狮子,本计划运往意大利,但是后来计划破产,便留到了新建的意大利使馆。

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内的铜狮子,图片来自中国图片网(CPI PHOTO)

我曾经写信给此书中文版的翻译者项佳谷女士,询问原文有没有提到这两只铜狮子的具体来历,她回信说原文也没有提到,只说是来自“紫禁城”。如果是紫禁城(在这里我理解为现在的故宫)丢了两只铜狮子肯定会有记载,说不定故宫早都要回去了!其实在早期关于北京的外文文献中对北京几个城的说法和翻译一直容易引起误解,Chinese City是指外城,Tartar City是指内城,Imperial City是指皇城,Forbidden City是指紫禁城,皇城包裹着紫禁城和西苑等皇家园林。我有个大胆的猜测,马达罗或者拉吉侯爵没有弄清楚,这对狮子来自于皇城(不是紫禁城),而且就是阐福寺原来门前那对!我曾经收藏有一张1901年几个意大利人在意大利驻华使馆内的合影,背景就是铜狮子。那个时候狮子下面的石质须弥座还健在。仔细比对这三张照片,我认为很多细节都可以证明现在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里的铜狮子就是 1902年法国巴黎BERGER-LEVRAULT & CIE编辑出版的LA CHINE A TERRE ET EN BALLON书中的那对,就是阐福寺门前原来的那对。

我私人收藏的原意大利使馆内的铜狮子
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内的铜狮子,图片来自中国图片网(CPI PHOTO)
北京几个“城”之间的关系

《一对铜狮子来历的考证》上有2条评论

  1. eBay上有张铜狮,标题为 CHINA PEKING 1932 SOUTH SEA PALACE FIVE DRAGON PAVILION。会不会1901年后又添置了一对铜狮?另外照片都看不到,老博客上还有。

  2. liuyao :

    eBay上有张铜狮,标题为 CHINA PEKING 1932 SOUTH SEA PALACE FIVE DRAGON PAVILION。会不会1901年后又添置了一对铜狮?另外照片都看不到,老博客上还有。

    博客搬家之后所有的图片链接都变了,实在懒得一个一个的改……
    你说的ebay上的照片我没有见到,要不发给我看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