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广场的变迁

其实这个题目并不贴切,因为这里我关注的时间段还没有“天安门广场”的概念,只是现在的天安门广场这片区域在1873-1920年间的变化,选用的老照片是这个时期有代表性的几张,另外拍摄角度接近,偏差太大的也没有选。 明以降,天安门以南是由天安门、长安左门、长安右门、大明门(清代称大清门、民国称中华门)和红墙围成的一个T型区域,大明门南是棋盘街,再往南是前门城楼。第二次鸦片战争,北京第一次为洋人入侵的时候,这个区域没有发生大的变化,主要是东侧的东江米巷开始设立各国使馆;1900年的义和团运动中,正阳门城楼被焚,这一区域的貂皮巷也一同遭殃,东江米巷易名东交民巷,各国使馆开始占地扩建;1902年两宫回銮,清政府搞了面子工……阅读全文

山本赞七郎作品集的版本

19世纪末记录京城风貌最著名的摄影师,我想非山本赞七郎莫属。山本赞七郎(Yamamoto Sanshichiro,1855-1943),出生于日本冈山(Okayama),1882-1897年间曾在东京开设照相馆,后迁往北京,在霞公府附近重张开业。1901年后,他又在天津开设了分店。他除了给王公贵族拍摄肖像外,还经常拍摄北京的风光照。山本赞七郎受过专业训练,对中国文化的热爱加上日本人特有的执著和认真,他拍摄的北京风光照很讲究,而且流传甚广,以他作品制作的明信片甚至在20世纪30年代都还在印刷。现在要集中查看他的作品,主要有两个途径,一是东洋文库里保存了一批他的底片(玻璃底片),内容不仅有北京,还有山西等地;还有一个途径是他的作品集(画册)。从目前收……阅读全文

冬游万寿寺

在Tingting同学的邀请下,我一大早就起来,坐地铁横穿整个北京城,和她同游万寿寺。大学时候某个夏天无聊的午后,我骑着自行车从南门出来往东,见到胡同往南扎,骑了一段又往西拐,再往南拐,再往西拐,稀里糊涂就到了河边,河边有座古寺,当时对古建没什么兴趣,只是出去消耗自己过剩的精力,从三环又往北骑回了学校。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知道河边那座古寺叫万寿寺。再后来接触老照片,发现那里的曝光率很高,不仅介绍北京的画册都会提到这里,而且很多当时在中国的老外私人相册里也会有不少在万寿寺拍的照片。这么著名的地方,我却一直没有去过。这次沾Tingting同学的光,虽然要起得很早,虽然路途遥远,我还是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 关于万……阅读全文

清朝的时候在北京靠左走还是靠右走

年前去香港呆了一周,时间短,对香港的“靠左行驶”不适应。过马路的时候还是习惯先向左看再向右看,不过我去的几个地方在路口地面上都写着先望右再望左,可能就是给我们这些大陆人看的。另外坐在朋友的车里,会车的时候总是觉得逆行要撞车了……真是很土,大家别笑我。 其实清朝的时候我们(至少在北京)是靠左行驶的。最早发现这个是在老照片上,下面三张分别是1870年代的前门瓮城内、1900年以后的前门瓮城内和1870年代的哈达门内,细看的话路上的马车都是遵循靠左行驶的。 佚名 前门瓮城内 1870年代 蛋白照片 局部,能看到城门处会车的马车各行其道 山本赞七郎 前门瓮城内 1900年 蛋白照片 局部 佚名 哈达门内 1870年代 蛋白照片 局部 在ou……阅读全文

梅兰芳《天女散花》戏装照

源记摄影  梅兰芳《天女散花》戏妆照 1910年代 银盐纸基 13×19.8cm 1917年12月1日,梅兰芳在北京吉祥茶园(即后来的吉祥戏院)首演了《天女散花》。梅兰芳扮天女,李寿山扮如来佛,李寿峰扮维摩诘,高庆奎扮文殊,李敬山扮和沿,姚玉芙扮花神。 剧中的天女梳海棠髻,上缀珠翠,穿淡青色古装袄,披绣孔雀翎图案的云肩和腰裙,系黄丝绦,挂玉佩,胸前左右各有一条风带(彩色长绸),它既是服装和装饰,也是舞蹈的工具。梅兰芳历时数月,设计和练就了全剧的长绸舞和各种身段动作。天女的胸前戴着一串珠光宝气的“五色璎珞”,这是用“广珠”配以水钻、翡翠、碧玺、珊瑚珠等组成的珠宝项链,为天女的雍容华贵增添了奇光异彩。 局部 为了演好这……阅读全文

1900年雍和宫里的五大喇嘛

整理老照片的时候把同一类内容放在一起或者同一地点不同时间的放在一起作类比是最有意思的了。今天看1901年接任克林德的德国驻华公司穆莫的相册,发现两张照片,联系到正在卖的一张照片,三张照片放在一起实在太有意思了。就让我们先看看图。 前两张照片都是穆莫相册里的,第一张摄影师不详,第二张是山本赞七郎的,第三张摄影师不详,不过这三张照片都摄于1900年左右(其实只可能右不可能左),拍摄地点都是雍和宫,根据穆莫的德文标注“Lama Typen”,照片中的五位僧人是雍和宫的老喇嘛,但我推测这五个人的级别应该不低。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三张照片中五个人的打扮全不相同,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有别的行头;还有就是他们的站队顺序,要么……阅读全文

光绪年间天坛祈年殿重建前后的判断标志

天坛祈年殿,北京的标志之一,始建于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历经500多年至今,遭受劫难无数,最严重的一次就是光绪十五年(1889年)八月二十四日被雷击中起火焚毁,《清实录·卷二七三》载“本月二十四日,雷雨交作,天坛祈年殿被雷火延烧……”,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重建竣工。祈年殿因是明朝旧物,没有留下建造的图纸,但是工匠们凭借高超的技艺还是重建成功,当然也导致重建前后的祈年殿在外形上稍有差异,其中最明显的特征就是重建后的祈年殿“胖”了,但是这个“胖”只有在前后对比的时候才明显,单看一张照近几日给一批老照片写说明文字,注意到重建前后祈年殿几个重要的特征,可以作为判断的标准。 为了说明这两个特征,我选了两张……阅读全文

老照片中的北京古观象台

北京古观象台,由南向北摄,摄于1900年左右,山本赞七郎拍摄 北京古观象台建于明正统七年(公元1442年),是明清两代的国家天文台。古观象台台体高约14米,台顶南北长20.4米,东西长23.9米。上设8架清制天文仪器。是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天文台之一。它以建筑完整、仪器配套齐全、历史悠久而闻名于世。 元十六年(1279年),天文学家王恂、郭守敬等在今建国门观象台北侧建立了一座司天台,成为北京古观象台最早的溯源。明朝建立后,于明正统七年(1442)在元大都城墙东南角楼旧址上修建观星台,放置了浑仪、简仪、浑象等天文仪器,并在城墙下建紫微殿等房屋,后又增修晷影堂。此时观星台和其附属建筑群已颇具规模。 清朝,改观星台为观象台,并……阅读全文

老照片中的天宁寺塔

山本赞七郎摄于1900年左右 今天看到有朋友匿名在我博客留言,问到北京广安门天宁寺塔老照片的事情,希望能提供一些这方面的老照片资料,为修复天宁寺之用。很抱歉,虽然我在家里往窗外一看就能看到天宁寺塔,也天天和老照片打交道,但还真没有什么这方面的资料……只能把手里这么几张粗陋的家当放出来。上面这张是山本赞七郎于1900年左右拍摄的天宁寺,在寺外南向北拍摄,这张照片最为常见,为国外很多书籍引用。门前东侧这棵槐树今天仍健在。 天宁寺始建于北魏孝文帝年间,当时叫“光林寺”,是北京最古老的寺院之一。清代著名文人、《日下旧闻》的作者朱彝尊有《寓天宁寺诗》,诗中有句“万古光林寺,相传拓跋宫”。隋代时称“宏业寺”。到……阅读全文

收了几张山本赞七郎的蛋白照片

收了几件好东西,山本赞七郎1900年左右拍摄的北京风光,其中一张曾经发表在他1906年出版的《北京名胜》里。 山本赞七郎,我们公司06秋卖过他的一幅作品,因为他拍摄北京风光比较早和全面,很多那个时代的明信片都用他的作品,因此他在国内外的收藏市场都比较知名。那次图录里他的文字都是我整理的,如下: 在甲戊战争(1895年)后,日本人山本赞七郎来到北京,在霞公府开设了山本照相馆。《清稗类钞》中,曾记载了在北京的日本摄影师山本赞七郎应诏为慈禧在颐和园中拍摄“簪花小像”,当即在庆王邸消夏园中冲洗照片的事。这次照相“已许以千金之赏矣,内廷传谕又支二万金。”可见当时宫廷因摄影耗资之巨。1900年八国联军攻进北京时,特派小川……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