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0年左右的高雄港

数日前朋友拿来四十张清末的蛋白照片,其中有一组照片相纸特殊(极薄),都裱在卡纸上,卡纸下方有法文的说明,拍摄于广州、厦门、福州、台湾等地,我估计时间在1870年左右。其中一张台湾的照片是在猴山(今寿山)上拍摄的打狗(今高雄)港北部,我很感兴趣,因为这是我见过的最早的台湾照片实物。

朋友收藏的1870年左右拍摄的打狗港照片

高雄市最早为平埔族原住民——马卡道族所居住,在该族语言当中,用以防御海盗的刺竹林称为“takau”,后来按清朝官话音译为“打狗”。在日据时期,被日本人改为“高雄”(日语中“高雄”两字的发音为“taka-o”)。

据台湾学者王雅伦考证,最早去台的摄影师可能是在1854年(随美国舰队),其次是1860年后驻台的洋行或海关职员,再就是1871年去台的约翰•汤姆逊。但是在她的著作《法国珍藏早期台湾影像》一书中收录的最早的台湾影像仍然是约翰•汤姆逊拍摄的。书中一张据称是汤姆逊拍摄的打狗港照片,和我朋友的这张除了拍摄角度不同,港口停泊的船只数量不同外,建筑、树木等变化均不大,两张照片的拍摄时间应该相差不多(如晾晒的渔网、岸边成堆的货物)。并且我在网上找到一张出自The Illustrated London News的打狗港铜版画,正是根据这张照片绘制的。

王雅伦书中收录的据说是汤姆逊拍摄的打狗港
The Illstrated London News中收录的打狗港铜版画,据说是根据约翰·汤姆逊的照片绘制

汤姆逊到打狗港的时候,就曾预言到沙洲将吞噬这个港口。百多年后,照片中停靠船只的港口已经向大海延伸了许多,完全看不到当年的样子了。

Google Earth里如今的高雄港。黄色箭头是照片的拍摄方向,红色是当时的海岸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