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一篇:Historic Photographic Processes

  Historic Photographic Processes The Albumen Print Invented in 1850 by Louis Désiré Blanquart-Evrard, the albumen print became the dominant photographic printing process for nearly fifty years. Most of the albumen prints in the A. D. White Architectural Photographs Collection were produced between 1865 and 1895. Technical definition: First, a thin piece of paper is coated with an emulsion containing both egg white (albumen) and salt (usually sodium chloride). A subsequent immersion in a bath of silver nitrate renders the paper light-sensitive. The paper is next dried in the dark, th……阅读全文

一张Felice A. Beato的早期照片

Felice A. Beato是1860年英法联军的随军记者,当年在中国拍摄了很多非常珍贵的照片,尤其是颐和园被焚后的场景,甚至有可能拍摄了被毁前的圆明园。1863年他去了日本并定居那里,很可惜的是大部分底片在一次火灾中被焚毁了。前段时间我偶然得到藏在日本的Felice A. Beato的照片贴册《PHOTOGRAPHIC VIEWS IN CHINA》电子版,贴一张罗哲文先生在《失去的建筑》一书中引用的北海白塔照片。 再来一张未被引用的远眺景山和紫禁城。   阅读全文

收了几张山本赞七郎的蛋白照片

收了几件好东西,山本赞七郎1900年左右拍摄的北京风光,其中一张曾经发表在他1906年出版的《北京名胜》里。 山本赞七郎,我们公司06秋卖过他的一幅作品,因为他拍摄北京风光比较早和全面,很多那个时代的明信片都用他的作品,因此他在国内外的收藏市场都比较知名。那次图录里他的文字都是我整理的,如下: 在甲戊战争(1895年)后,日本人山本赞七郎来到北京,在霞公府开设了山本照相馆。《清稗类钞》中,曾记载了在北京的日本摄影师山本赞七郎应诏为慈禧在颐和园中拍摄“簪花小像”,当即在庆王邸消夏园中冲洗照片的事。这次照相“已许以千金之赏矣,内廷传谕又支二万金。”可见当时宫廷因摄影耗资之巨。1900年八国联军攻进北京时,特派小川……阅读全文

一张溥仪的珍贵老照片

8月底我征集到了一张老照片,内容是溥仪、婉容、庄士敦和威灵顿伯爵夫妇在天津张园的一张合影,8×10英寸,银盐,裱在一张深灰色的硬卡纸上,右上用毛笔题有“威林顿伯爵惠存”,左中题“宣统”,外面是一个黑漆描金的框子,做工精美。 这张照片曾经在《北洋画报》的头版发表,根据照片右下角的钢印“YAMAMOTO TIANJIN”,可以得知这张照片是当时已经在天津开了分号的山本赞七郎拍摄的。照片的品相非常好,层次清晰,不得不佩服老外保存的认真。关于这张照片的真假我觉得不存在什么争议,唯一的问题的就是它的价值怎么样,而决定其价值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上面的字是不是溥仪本人写的。 我个人比较偏向是溥仪本人的字迹,理由是:1、这几个毛笔……阅读全文

3张有意思的老照片

找到散乱东西的规律和联系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前段时间在老照片网上看到一篇文章,是转贴刘鹏blog里的,内容大意就是他找到两张晚清时候的小脚女人照片,根据拍摄的场景和道具,可以判断这两张照片是在一个照相馆拍的,还提到如果有朋友能继续找到这个场景的类似作品会很有趣,两张照片如下: 我也觉得这件事情很有意思,小时候就特别喜欢把散的变形金刚贴纸拼成一大张,还有集邮也是这样,一套邮票一张一张的通过各种不同的渠道收集齐,那成就感就别提了。很偶然我也找到这系列里的一张,放上来,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阅读全文

两张戏曲老照片

最近看到两张老照片,本来我不是很感兴趣的,但是一堆照片里面看到这两张很有些相似,觉得有意思就暂时留下了。 很明显,这两张是同一个戏剧场景、同样的三个戏曲人物。可是我对京剧实在不懂,但是这些人会选择同一个场景拍照,说明这出戏肯定很有名。我发了小照到北D上,能人真多啊,一会儿就有了答案,如下: “黄鹤楼”出于元人杂剧。描写三国时刘备在荆州屯军,东吴屡次索讨荆州,都被诸葛亮舌辩拒绝。周瑜定计,在黄鹤楼设宴,邀请刘备过江,以便留质刘备,换取荆州。赵云奉了诸葛亮之命随行保护,刘备席间与周瑜争论,周瑜辞穷,愤怒下楼,命令部下,没有令箭不许放走刘备君臣下楼。刘、赵正寻思无计,忽然想起临行时诸葛亮所交给的一……阅读全文

一张有待考证的老照片

最近收了一张老照片,初步考证结果如下: 拍摄时间基本可定为1900年后,即义和团运动刚失败,清政府和洋人修好的时期 根据照片中人物的穿著和布景(花灯),我判断这应该是正月十五 分析当时的形势,我猜测拍摄地点应该在某国使馆内 据以上三点,我的初步结论是:照片中前排两中国官员携翻译(后排中国人)在1900年后的正月十五去使馆拜会的留影。 再往下我就进行不下去了,主要是四个洋人的考证工作比较困难,尤其是中间和最右面那位,实在看不出是哪国的军装。至于里面的三个中国人,尤其是前排的两个,肯定是什么官员(左边那个可能还是王爷),我发在黎园论坛的清史研究论坛上一个多星期都没人知道前排两个中国人的身份…… 昨天收到一位……阅读全文

一张军阀照片的考证

前段时间收的那张北洋军阀时期一个军官的肖像照,天津福升照相馆拍的,效果非常好,用光布景都很棒,我还为此特意考察了其军服(见我的博客地址http://jiuyingzhi.com/antiquephotos/428.html)。开始以为是大元帅服,后来发现大元帅服的帽子是红色的缨子,可那张照片里面是白色缨子,故应该只是一个将军。这个人是谁我一直没有考察出来。委托人说是“徐昌芳”,可根本没有这个军阀;同事们都说可能是天津的曹锟,甚至委托人找到国图的人也说是曹锟,我找了很多资料,发现曹锟长得不像这个人。 今天主任说前几天看到《北京晚报》里介绍一期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很像那个军阀,我找来一看,原来是吴佩孚。但是主任这么一提,把我已经准备放弃……阅读全文

日军合影老照片的新线索

关于那张日军军官合影老照片的拍摄时间,我又找到了新的线索,基本上可以把时间锁定在1930年到1931年间。理由是这样的:军装是Type 90,装备时间是1930-1938年,军官们佩戴的军刀还是有西洋元素(带护把)的指挥刀,这种到在1933年长城会战的时候遭遇我军的大刀,完全不是对手,后改回古日本用的那种没护把的刀,以利于劈砍,这样拍摄时间的范围就缩小到1930-1933年。根据下面的照相馆标示,可以肯定这张照片是在日本国内拍摄的。这支第16联队隶属于日本陆军第2师团第15旅团,而第2师团在1931年9·18事变时已经作为关东军的一部驻扎在我国境内,因此这张照片肯定是在1931年9·18事变前拍摄的,故拍摄时间应该在1930-1931年间。而且我还查到193……阅读全文

续日军合影老照片的探讨

前几日写了那个关于考证一张日军合影照的文章,怎么想都觉得没完,留了一个尾巴,连准确到年的拍摄时间都不能确定,失败,so,准备继续考证下去。 现在新增加了几条线索: 1、此16联队参加过忻口会战,攻打繁峙附近的铁角岭得手。 1937年9月底,铁角岭,日军第15旅团新发田第16联队在作战。 2、这个第15旅团隶属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 然后我还打算从照片上军官服装上勋章的情况入手查查其他背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