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陀山普济寺永寿桥的三张照片

普陀山普济寺前有方莲花池,名海印池。池上有桥三座,东边的这座叫永寿桥,建于明万历十四年(1586)。从永寿桥东南向西北拍摄,这个角度很多摄影师都尝试过,我选了不同时期三个人拍摄的作品,按时间顺序分别是1860年代佚名、1871年汤姆逊拍摄和1930年代郭锡麒(1895-1976)所摄。郭锡麒是广东中山人,字清观,1929年加入华社,是华社的核心人物之一。 第一张照片拍摄时间最早,很宁静,但缺少生气,海印池中的荷花也半残了;汤姆逊拍的我最喜欢,有景有人,植物们也颇有生气,如他自己所说:“神圣的建筑掩映在繁茂的树丛中,背靠着花岗岩堆叠而成的山冈,房顶和墙壁都有着明亮的色彩,荷花池上横跨着一座大理石砌成的拱桥。所有这些聚集在一……阅读全文

上海嘉定汇龙潭

1988年夏天我第一次去上海,住在嘉定的二伯家,所以当时的主要活动范围也是在嘉定。那时候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儿,旁的印象都不深,只记得被带着去了几次汇龙潭公园。但是也仅仅止步于此,公园里有些什么也没留下印象,后来虽然去过多次上海,但都再没有回嘉定,没想到的是,我现在了解汇龙潭,靠的都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老照片。 关于汇龙潭过去的风貌,引用一段曾任上海文史馆馆员的嘉定本地人周承忠(1878-1970)的文字再合适不过了:“嘉定之文庙,坐落城内南大街之左,基址较为宽敞,风景特别优美。建于南宋宁宗时……虽迭遭兵燹,经多次修葺,迄尚未改旧观。庙前临一潭,面积有数十亩之广,名汇龙潭。因东之杨树浜、南北之横沥河、西之……阅读全文

1869年以前的杭州

这次华东师大出版社的克莱尔相册版本只选了3张杭州的照片,其中一张能看到保叔塔的比较常见。其实在克莱尔1869年离开中国时带走的相册中有好几张杭州的照片,1995年的德文版里选了3张,和这次的中文版没有交集,我翻拍放到这里以飨同好。 俯瞰杭州城,黑瓦白墙,鳞次栉比,太好看了! 灵隐寺天王殿,这尊天王像很多摄影师拍过 西湖 阅读全文

金山宝藏寺

昨天那篇说到《一个瑞士人眼中的晚清帝国》P104不是书中所说的“大钟寺”,我当时猜应该是西山寺庙之一。刚才翻资料,发现这座寺的另一张照片,可以确定是西山的宝藏寺。 宝藏寺位于金山山麓,距董四墓很近。明代初建,后几经重建,保存至今。我之前看到的那张宝藏寺摄于1880年代,华芳照相馆(AFong)的“版权”。对比阿道夫相册中的那张照片,华芳照相馆的那张要多两通碑和一个香炉。庙观一般会在重建、扩建,或发生重大事件的时候才会树碑立传,查资料发现从1860年到1890年正好宝藏寺有两次扩建,同治八年(1869年)建设客堂三所,光绪七年(1882年)寺院重修,而阿道夫是1868年离开北京的,时间正好对的上,也说明华芳照相馆那张宝藏寺应摄……阅读全文

一个瑞士人眼中的晚清帝国

话说,若论在买书这件事上,我绝对算行动派,绝不会拖延症,绝不会顾忌价格,哪天我买不起书了一定就是破产了……跑题了,昨天一收到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了阿道夫·克莱尔相册选辑的消息我就立刻下了订单,今天上午收到,这会儿看完了。码这些字算是个书评吧。虽然我不是很认同这本书的书名,但还是用书名作了标题。 先说好的。作为一本老照片的画册,这绝对是要向同好们推荐的,印刷质量是1995年瑞士版绝对不能比的。画册尺寸29 x 25.9 x 2.5 cm,重1.6kg,完全是一本画册该有的尺寸和分量,图版很大,细节清晰(比如上海城墙外包城砖的堆砌样式一目了然)。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李欣先生做了很严谨的考证,参考了不少资料,应是一位有很多共……阅读全文

阿道夫·克莱尔和他的中国照片

早上一睁眼,就发现我的微信被一个150年前到过中国的瑞士人刷屏了,没错,就是阿道夫·克莱尔(Jakob Adolf Krayer-Foerster, 1834-1900)。这位当时受雇于一家英国公司在中国采购丝绸的商人坐了58天的船于1860年4月19日抵达上海,除了1864年回过一次英国外,多数时间都住在上海,在1868年10月离开中国前游览了杭州、苏州、无锡等地,对,都是当时中国主要的丝绸产地。在他的遗物中有一本相册,是中国、日本以及美国的照片,所幸一直保存完好并传到了他的曾孙女手里,更有幸的是这本相册里的内容1995年在瑞士出版了(Als der Osten noch fern war)。今天被刷屏的这条微信就是澎湃新闻报道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挑选了相册中的91张照片新出版了本……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