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座中国早期教堂的旧影

上午看到一个笑话:平安夜是大唐在平定安禄山叛乱胜利后设立了纪念日,通过丝绸之路传到欧洲,后来中国人不过这个节了,反倒国外沿袭下来。今天是平安夜,这几天网上关于过圣诞节冒出来一些奇怪的论调,那我就蹭个热点,拣选几张中国早期教堂的旧影。选图的标准是摄于1880年以前,照片里教堂的状态也是较原始的,不是后来经过扩建、重建的样子;此外这不是一个“全集”,有些地区教堂落成较早,也有1880年以前的照片,但是质量不好就没有选,还有一些属于宝贝私货,比如……就没放进来;最后,这些图基本上都是大路货,图片本身并不是我想表达的重点。 澳门大三巴坊(上天主之母教堂火后遗迹),1835年遇火,保留现状。 福州天安堂,1856年落……阅读全文

天津海光寺最早的照片

天津的海光寺在中国近代史上是一个必须会提到的地名,一方面这里是1858年中英《天津条约》的签署地,也是中国近代兵工厂的发端之一(海光寺机器局,又称西局子的所在)。关于海光寺最早的照片,我见过的最早的也是在1868年以后,即西局子已经建立以后。而最近看到的一张照片似乎可以把这个“最早的”时间往前拨动一点儿。 先说这张照片是不是海光寺。从周边环境、大殿形制来看,参考其他的一些海光寺早期照片,很像。其他的海光寺照片在进山门后左右两侧还有钟楼和鼓楼,这张照片里没有,我查了很多资料都没有提到该寺的具体的扩建内容和日期,但不排除是后来添建的,主要是山门、天王殿、正殿和后殿的形制太接近(一样)了,后期的添建完全合……阅读全文

天津紫竹林教堂

最早看到LA CHINE A TERRE ET EN BALLON这本画册的时候,里面在热气球上俯拍的照片中,北京的一些地点很快就能确认,但是天津租界的那张就不行了。虽然天津我去过很多趟,解放北路也用脚丈量过好多次,但是天津这些年老建筑拆了不少,加上是俯拍的照片,辨认确实有难度,只怀疑过其中包围在众洋楼中的一座建筑像是教堂,1900年以前天津的教堂屈指可数,我知道肯定不是望海楼和安立甘,紫竹林圣路易堂可能性最大。但是网上搜到的紫竹林教堂(1900年)都是一张模糊的手绘图,正立面顶端中央看着像一段弧形的矮墙,和照片中的穹顶不符,当时也没细研究,就放下了。昨天晚上睡觉前突然想到,那张手绘图里的“弧形矮墙”就是穹顶,是把穹顶平面化了……阅读全文

人不可貌相——观聂士成肖像

最近受托给几百张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的欧洲画报写说明,写的是昏天黑地,写的博客都荒废了,写的我脑子都空了,晚上睡觉(其实没怎么睡觉)一闭眼都是那些图画蹦出来。尽管很辛苦,发现新影像新材料的快感还是很爽的。 今天在一篇名为“Peace and War: Distinguished, Wounded”文章配图中看到一个中国人的肖像,英文注释是“Gen. Nieh”。查威妥玛拼音词典,“Nieh”对应的是“nie”,最有可能的是“聂将军”。清末姓聂的将军不多,第一个跳到我脑子里的名字就是“聂士成”,Google了一下,眉目果然对得上,貌似这位聂将军好像只有两张照片存世。 聂士成(1836-1900),字功亭,安徽合肥北乡(今岗集乡聂祠堂)人。据说其母有烈女之风,七十岁……阅读全文

天津海光寺和海光寺大钟

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一位法名叫成衡的高僧距天津老城南门三里的官道东侧修建起一座宝刹,名普陀寺。这里曾经香火极盛,名噪一时。1719年康熙帝南巡,驻跸天津,赐普陀寺名海光寺。后至乾隆年间又多有扩建。 二次鸦片战争后,清政府开始重视国防的近代化,决定购置外洋军火机器,在天津设局制造。同治六年(1867年)三口通商大臣崇厚在天津城东18里的贾家沽道设立军火机器局,并把由外国购办的制造火药与铜帽(雷管)的机器安放在这里,即东局;然后把从上海等处购办来的蒸汽机、化铁炉和机床等设备安置于海光寺周围新建的厂房里,作为分局,即西局。西局专门制造枪炮,并为东局机器做修配工作。据津海关税务司迪妥玛《1867年天津贸易报告》说,“……阅读全文

1900年天津道台被斩首

1900年8月,八国联军从天津攻入北京。同时对十一国宣战、一直对义和团持支持态度的中国皇室急转风向,将责任推给百姓和部分官员,同时开始在直隶等地镇压义和团及支持义和团的官员。是年八月二十一日(1900年10月14日),曾经支持过义和团的直隶候补道谭文焕在京被捕,经过短暂的审讯后,于九月初二(1900年10月24日)被判处斩监候,接着被押赴天津交给督统衙门(八国联军在天津成立的临时政府机构),于十月十六日(1900年12月7日)在天津北门被斩首,并悬首级于北门以示众。 最近收到一张照片,照片上附了个小纸条,上面用法文写着“Execution du Tao_Tai de Tien Tsin (Decembre 1900)”,意即“天津道台被斩首,1900年12月”。根据这段文……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