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蒲涧寺

2014年11月27日23点05分,友人发来一张照片请我辨认,是她负笈英伦时在图书馆翻拍的一张照片,效果不太好,只知道是广州山中的一座小庙。当时我根据卡纸上写的“Poo Kan”以及露出半边门额的模糊字迹,推测是白云山中的蒲涧寺。但是这座不大的寺院没发现有别的照片留存,也没可能再飞去英国用放大镜仔细看看门额上的字迹,最后就这样不了了之了。近日,我得见这张照片更清晰更完整的一个版本,可以看出来门额上的字迹是“蒲涧古寺”,印证了我之前的猜测,留在我桌面的问题算是又解决了一件。 广州白云山的蒲涧寺,华芳照相馆摄,1870年代 放大后的局部,可见门额上“蒲涧古寺”四字 白云山南有一条山涧,因涧中多生菖蒲草,故名蒲涧。蒲涧的……阅读全文

广州三元宫

某公司2012年秋拍的影像专场过后,某同学问我那场两张没有识别出地点的照片是哪里,一张我很快判断出是未竣工的石室圣心大教堂(参见http://jiuyingzhi.com/antiquephotos/2329.html 图一),另一张对于我一个仅在广州停留过几小时的北方佬来说实在太有难度了,仅有的线索是书有“洞府玄关”的匾。刚才在搜索“五羊仙观”的时候一不小心蹦出来一张同一地点民国时候的照片,标注为广州三元宫,我验证了下,果然是!早就应该问问我的那几位广州同好了…… 预展时看照片的纪年款是“光绪辛巳春”,即1881年,说明照片的拍摄时间肯定是1881年后;落款“周福祥”,搜了下无果,我猜应该是个人物吧。 三元宫位于越秀山南麓,前身称北庙,始建于南越国……阅读全文

广州石室圣心大教堂

现在,一座建筑要是连续盖上25年才完工,估计工头一定要吐血而亡了。广州的石室圣心大教堂建于1863年,1888年完工,历时25年。也许,只有宗教建筑才能持续这么久的工期,比如,西班牙巴塞罗那的圣家族大教堂,1884年始建,到现在还在建…… 第二次鸦片战争的时候,两广总督叶明琛是出了名的反洋派,可惜只是嘴上反反也不动真家伙,当然打不打的过另说,最后被英国人生擒了去,客死加尔各答。他的府邸也被烧毁,战后被改作教堂,即石室圣心大教堂。“石室”是说这座教堂全部由花岗石建成,而且所用石料都来自香港……“圣心”是因为1863年6月28日是天主教圣心瞻礼日,这天举行了奠基典礼。教会获得法皇拿破仑三世的资助,同时亦获御准在法国的天……阅读全文

珠江上的灯塔

在很多广州珠江的老照片上都能看到海珠礁西南有三座金属灯塔,布局很有些“三潭印月”的味道。我所见的有这三座灯塔的最早的照片,大概拍摄于1870年代晚期,这三座灯塔一直到1920年代晚期的照片上还存在。我当时就想,那个时候也没有专用的水泥,要在江底垒起一个石头底座也不容易,这灯塔是怎么修的呢?现在回头看看自己这个问题真是傻的可以,既然在江中安设灯塔,肯定是为了避开礁石指明航道的,说明这些灯塔就是安设在礁石上的。请原谅我这个一直生活在内陆,没见过大江大海少见多怪的家伙吧。今天从网上看了一张照片,尽管尺寸不大,但正好是趁低水位时拍摄的灯塔基座,一块很大的礁石,要是没这些指示,别说木船,早期那种铁皮船“亲密接……阅读全文

一张被错认的照片

判断一张老照片的摄影师是谁是个困难的工作,需要很多知识的积累。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看签名。很多19世纪活跃的摄影师都有在底板或照片上签名、标示的习惯,且各有特色,即使没有写名字,也可以通过特殊的编号来辨别(例如比托);次之的办法是找靠得住的著录,比如说汤姆逊,他的作品大多都收录在他的著作中,一部分没有入选的也都有底片留存,目前保管在维亚康姆图书馆,容易查找和判断,当然,必须要看很多的画册,而且能记住其中的影像才行;最困难的办法就要先判断拍摄地点和时间,在套用当时当地活动过的摄影师名单,最后靠摄影风格来佐证。实在不能断定的,哪怕再有可能,也应该写佚名。 某公司2010年秋季拍卖会的影像专场上,有一张照片……阅读全文

万福桥还是官埠涌

9月21日发了一篇博文《广州万福桥上风光》(http://jiuyingzhi.com/antiquephotos/1260.html),根据照片的英文注释“Wang Fo Bridge”判断照片中的拍摄地点是万福桥,本以为自己考证和猜测不错,没想到那两张照片引起了一位广州朋友的兴趣,转发到了“广州本土网”(http://www.gz106.net/viewthread.php?tid=14882&rpid=79550&ordertype=0&page=1#pid7955),就在我还畅想着“万福桥”上风光的时候,Venus68118大侠用详细的图解指出了我的错误:“Wang Fo”系“官埠”之意,照片中那条河道是官埠涌!和广州城内其它涌一样,官埠涌现在也不见了踪迹。 以下引用Venus68118大侠在广州本土网贴出的几张图片来说明官埠涌之所在。 这张……阅读全文

香港雅真照相馆

几年前我就注意到一些1890年代的广州风景照有相似的地方,就是这些照片在左下角或者右下角都有同样字体的英文说明,这些字都是通过铅字模粘上油墨印在玻璃底片上的,因此呈现的效果也一样。很明显,这是某个摄影师或照相馆刻意所为,是一种“商标”。不久我发现这家照相馆的英文写法是A Chan,也许就是老板的名字。最近,终于在一张照片上发现了这家照相馆的中文名字——雅真照相馆,而且,这家照相馆来自香港,在广州的分店位于天平街(今东风中路一段),这也符合摄影术在中国的传播路径。这家照相馆的作品还有一个标志,就是照片尺寸基本上是20.5×26.5cm。 雅真照相馆作品上特殊的文字样式 石室圣心大教堂 琶洲塔 摄影师给自己照相馆做的广……阅读全文

广州万福桥上风光

曾经过手一张照片,是1870-1880年代的广州,站在高处顺着河道拍的,河道尽头是个类似丁字路的河口,尽头岸上是一座三层建筑,一层正门三间,门楣上装饰着精美的雕花,二层有个巨大的招牌写着“公源贞记染房”,三层是个砖砌的“碉楼”。河道里涌满了船,河边一侧的楼上有个广告写着“凤仪乐招中班”,是招小女孩学习演奏粤曲的,肯定发展方向都是花船等娱乐场所。关于照片的拍摄地点,几条线索都没有结果,后来发现照片后面(照片是粘在卡纸上的)写着“Wong Fo Bridge”。旧时广州水道纵横,城内很多古桥,其中有座明代建的石桥叫万福桥,和这个英文名合!说明这张照片就是在万福桥上拍摄的。万福桥今已不存,原址不可考,但是万福路即得名于……阅读全文

1944年的广州漱珠桥附近

最近拜托LP在整理一组1944年广州的航拍照片,今天她给我指一张照片说里面的某民房依然健在云云,我一看,这不正好是漱珠桥上空吗!以前写过一篇漱珠桥的blog(http://jiuyingzhi.com/antiquephotos/1022.html),考证过桥的可能所在,现在对比这张航拍照片,可以更准确的判断桥的位置和桥周围环境的变化。桥西北的当铺还是1870年代的样子,可以作为参照物。桥西南角的河边还停了很多船,旁边岸上那座房子应该就是清末灯红酒绿的著名酒肆。 上面的黄框里是没什么变化的当铺,下面的黄框是酒肆,漱珠桥已经在1928年的南华路改造中变了模样,而漱珠涌也还没有变成地下暗沟。 1870年代赖阿芳拍摄的漱珠桥 另一张几乎同一角度但是时间稍晚的漱珠桥 ……阅读全文

广州的漱珠桥

去年国图的“英国藏中国历史照片”展览上有两张不同时期广州漱珠桥的照片,前几日,有机会看到了这两张照片的实物。 被认为是赖阿芳拍摄的漱珠桥 另一张佚名拍摄的漱珠桥 两张照片的拍摄角度相近,都是在漱珠涌的北岸向西拍摄,能看到涌南岸的“×珍酒楼”,酒楼西侧是漱珠桥,远处可见一座高耸的当铺。照片中的景物略有不同,从这些不同,基本可以判断出照片拍摄的先后。比较明显的不同:一处是远处当铺房顶围墙一张有缺口,一张没有缺口,另一处是酒楼北边有座房子一张是单层,一张是两层。最开始,我认为二层楼房 一般很少有可能被拆成单层,而且当铺房顶的砖墙倒是有破损的可能从完整变为有缺口。但是经过自己比对后,涌南岸酒楼一层、二……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