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张此次影像专场的国外名家名作

越到临近最后出图录的时候,越是冒出来好东西。这不刚收了几张国外的名家名作,都是有认证(签名)和限量的,这些作品现在在国外也是不好买到的。

HCauction-1
菲利普·哈尔斯曼 达利的骷髅美女 (Phillipe Halsman  Dali’s Skull of Nudes)
HCauction-2
尤素福·卡什 亨弗利·鲍嘉 1946年(Youauf Karsh  Humphrey Bogart 1946)
HCauction-3
菲利普·哈尔斯曼  扮演毛的玛丽莲·梦露 (Phillipe Halsman  Marilyn As Mao)

这里面最有意义的就是最后一张扮演毛的玛丽莲·梦露,现在中国的当代艺术正火,尤其是政治波普,其实,都是人家玩儿剩下的。

 

续昨日威廉·桑德斯的老照片

昨天看到那张照片我就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但是昨天下午加上今天下午,我搜索桑德斯的片子、Dennis的收藏、Dennis对照片的注释“HU JUN-CHI”都没能找到。晚上回家翻陈悦写的《北洋舰船志》(陈悦还在给我的书上钤了他的印章),一下就看到这张照片,这是沈葆桢的肖像照!

shen

沈葆桢是中国近代史上非常重要的人物之一,后人对他功绩的评价主要是福州船政局的建立(中国近代海军的奠基人)和他对台湾的现代化建设。

网上摘一段他的简介:

沈葆桢(1820-1879),字幼丹,又字翰宇,福建侯官(今福州)人。清代抵抗侵略的著名封疆大吏林则徐之婿。道光二十七年(1847)中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升监察御史。咸丰五年(1855),沈葆桢出任江西九江知府,第二年,又署广信知府(今上饶市)。太平天国起义时因保全了广信,不仅名闻天下,而且摺升为广饶九南道道台。后由于性格耿直得罪上司,于是去职回家养亲。咸丰十年(1860),重又被起用,授吉赣南道道台,沈以父母年老而婉辞。于是被留在原籍办团练,曾国藩很是赏识。咸丰十一年(1861),曾国藩请他赴安庆大营,委以重用。不久,推荐他出任江西巡抚,倚用湘军将领王德标、席宝田等镇压太平军,1864年捕杀太平天国幼天王、洪仁轩等。1867年接替左宗棠任福建船政大臣,主办福州船政局。当时,正是举办洋务时期,左宗棠在福建福州马尾创办造船厂,尚未来得及开工,就被调往陕甘任陕甘总督。临行前左宗棠上疏说:非沈葆桢不能任其职。所以沈葆桢一上任即建船坞及机器厂,并附设艺童学堂。造成船舰20艘,分布各海口。同治十三年(1874),日本以琉球船民漂流到台湾,被高山族人民误杀为借口,发动侵台战争。清廷派沈葆桢为钦差大臣,赴台办理海防,兼理各国事务大臣,筹划海防事宜,办理日本撤兵交涉。由此,沈葆桢开始了他在台湾的近代化倡导之路。

另外关于照片的拍摄时间,我对Dennis标注的1873年有些疑虑,考证的话需要看他当时的补子,推断他的官阶。另外桑德斯当年主要是在上海拍照(在上海开设照相馆森泰),所以这张照片如果是桑德斯所摄,应该地点是在上海,正是开办福州船政局之前,我个人觉得应该比1873年早,这个还不能下定论。

一张威廉·桑德斯的片子

今天征集到一张威廉·桑德斯1870年左右拍摄的一张清朝官员肖像的蛋白照片。品相非常非常好,官员补子上的花纹都相当清楚,照片没有裱在纸板上,只固定在两张卡纸上。鉴于桑德斯主要的拍摄地点都是在上海,所以我估计这应该是上海当地的一个关于,原收藏者有着张照片的注释,说这个官员的名字是HU JUN CHI,具体的中文名字我还没有考证出来,但是着张照片绝对可以成为我们这次的一个亮点。因为还没有征得委托人的同意,所以现在还不方便发布到这里,等图录开印了,我就发上来共享给大家。

迪特里希石

diedrich

这原是位于青岛的一座纪念碑,落成于1898年11月14日,是对德军为占领青岛的纪念,也为了表彰德军远东舰队司令冯·迪特里希(v. Diedrich)在占领青岛过程中的功绩,因此给它命名为“迪特里希石”,作为一种值得炫耀的军功,占领军记录了德军占领青岛的过程。

1914年,日本人打败了青岛的德国人,他们在这块石头的鹰徽上又刻上了他们的军功;1922年,这块石头被割下,运往日本。

石头上的德文翻译过来是:“1897年11月14日,冯·迪特里希将军在此处赢得了胶州区域的占有权。他为皇帝和帝国赢得了这片土地,这块石头以他的名字命名为迪特里希石,大正三年11月7日”。

旅顺港全景老照片

今天翻刚买的《莫理循眼里的近代中国》之《世纪之交的战乱》P156-P158共有6张旅顺港的老照片,其中5张可拼接为一张全景照片(可惜书中的顺序错了),标注拍摄时间是1901年12月18日俄军占领后。这几张照片非常眼熟,想起之前只在2006年一次法国拍卖会的图录上见过旅顺港的全景照片,立刻找出来看了下,没错,和拍卖会上那张来自同样的底片。图录上标称的时间是1898年前后,《莫理循》上标注是1901年12月18日。鉴于《莫理循》中的照片基本上都来自于澳大利亚米歇尔图书馆,我相信这本书上标称的日期是对的。法国那场拍卖会上这件由6张蛋白照片组成的旅顺港全景照片最后的成交价是1800欧元,说实话,我觉得不是很高。

我用相机把几张图拍下来,在PS里拼了一下,因为只有5张能拼在一起,缺的那张我用空白代替了。

lvshun

 

 

中国人本和莫理循

当当上订的书送来了,两套,分别是岭南出版社的《中国人本》袖珍版和福建教育出版社的大部头《莫理循眼里的近代中国》全三册。其实两本书都是大部头,《中国人本》大的缺货,只好就着小的看了,反正内容差不多。

renben

laomo

买《中国人本》,一方面是今年我们要做这个专题,很多作品都是从里面选的,而且这本书里面收录的作品本身也非常有价值,是反映49年后中国社会人文变迁的重要记录。《莫理循》那套书刚出来就听说了,无奈价格太贵,前段时间我一个台湾朋友说他买了一套,如何如何的,我一想也是,很重要的资料呢,才200多也不算太贵,加上当当有折扣(244.8元),我还有新浪信箱送的10块钱代金券,两套书算下来270.3元,还是很划算的。

 

续9月20日同一地点的老照片

9月20日我写了一篇发现两张相似(说是相似,实际上是指拍摄地点相同)老照片的博http://jiuyingzhi.com/antiquephotos/370.html,后来又在亚东印画辑里发现了一张日本人拍摄的同一地点右侧的店铺——糕点店。如下:

bjstore-3

把其他两张也贴上来:

bjstore-1

bjstore-2

很明显,门口的柱子,门脸的雕花,上面的招牌,都是一样的,这块儿地方肯定是当时非常热闹繁华的。

 

再再发一张万寿山被烧毁后的照片

这张照片其实是前几日我的台湾朋友发给我一张他在那边一次书展上“偷拍”的,出于对我朋友的保护,我没放到这里来,没想到今天查资料的时候竟然看到了这些片子,正好,搜罗到我的blog里来!

foxiangge-5

John Thomson于1871年左右拍摄的,可以清晰地看到已经没有了佛香阁的万寿山。

foxiangge-6

另外还有一张是万寿山上的铜亭,这张比较常见了,还曾作为Thomson游记的封面。远处玉泉山上的玉峰塔清晰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