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门里的外国人

最近某卖书的网站上有打折+限时免运费,我买了本画册《Foreigners Within the Gates: The Legations at Peking》,直译过来就是“大门里的外国人:北京使馆区”。这里的“使馆区”是指东交民巷的老使馆区。作者在80年代曾经在北京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对东交民巷很熟悉,1993年出版了以老照片和地图为主介绍东交民巷使馆区的前世今生,2006年换了封面后再版。虽然有个别图说属于胡勒,比如P54下图,明明是一幅棺材罩,却写成是中国官员出行的高等级官轿!这要是中文的注释,估计有读者得背过气去。尽管有些小瑕疵,但丝毫不影响这书的品质,不少内容都是中文史料没有提及的,很有参考价值。 新版的画册封面 阅读全文

瑞金大楼

前段时间在写一篇东交民巷稿子的时候,我特意去那儿走了一趟,注意到民国时候东交民巷和公安街拐角处的建筑并不是常说的法国医院,是什么,我没有找到资料。说东交民巷西口北侧的建筑是法国医院的资料很多,但是从老照片上看,从原美国大使馆北门路对面开始,从东到西,先是麦加利银行,然后是凹字形布局的法国医院,然后是几间矮房,最后临近公安街的是另一组建筑,离得那么远,不太可能是法国医院的附属。 赶上打折+免运费,新买了本英文画册,就是介绍东交民巷的,里面有张照片是这组被当作法国医院建筑的特写照片,文字标注是“The Regine Building”,并提到这里为一些驻华的外国机构提供办公场所,简单说就是涉外的写字楼。“Regine”的……阅读全文

东交民巷使馆百年

最近在整理一组民国初年的照片,里面几张东交民巷使馆区的照片我辨别不出来具体所在,趁今天假期和LP实地考察了下,心中的疑团都解开了。 曾经的核心机构被新的核心机构所取代,只是过去摄影师可以随便在门口拍张照片,现在想远远的拍张大门都要被呵斥,不明白有什么怕别人看到的? 费话不说,看图吧。 原俄国馆大门,现在只剩这个门了,后面是高法。老照片拍于1909年 原英国馆大门,最明显的变化就是英国国徽没了,可以理解,这里已经是公安部了。老照片拍于1909年。 原日本馆的大门,菊纹章换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老照片拍摄于1909年。 在东交民巷和正义路路口向东望。正金银行还在,六国饭店已经毁于大火,远处的汇丰银行和德国馆都没了……阅读全文

百年正义路

上大学的时候看过一本散文集,作者和书名都想不起来了,只记得里面有篇文章讲的是作者心目中北京最浪漫的街道,具体怎么描述的我也想不起来了,只记得看完之后觉得特别美,我还在某个夏日的午后专门走了那条路。当时还是“孤家寡人”,没体会到什么“浪漫”的感觉,只是记得那条小街不宽,街中间是个公园,绿树成荫,平静极了,是我喜欢的地方,那条小街就是正义路。 正义路是曾经的御河(也写作玉河)河道。菖蒲河,也就是外金水河在皇城东南角折向南,称御河,然后向南经内城水关流向外城。御河上曾经有三座桥,从南至北分别是北御河桥、中御河桥和南御河桥。其中北御河桥在今正义路北口东长安街上,中御河桥在今正义路和东交民巷的交汇处,……阅读全文

崇文门大街百年

北京的宣武区合并入西城区,崇文区合并入东城区,以后再没有了宣武、崇文的行政区划,仅仅成为一个地名。崇文区内的文化古迹众多,是老北京文化的核心区域。崇文区因“崇文门”而名,在元代,崇文门被称为“文明门”,明代改称“哈达门”,《日下旧闻考》引《析津志》说“文明门即哈达门。哈达大王府在门内,因名之。”明正统年间,“文明门”又改称“崇文门”,一直延续下来。清代的崇文门附近商贾云集,是重要的商业地区之一。特别是1860年清政府在鸦片战争失败后,各国公使馆的建设更繁荣了崇文门附近的地区。各国公使馆最初大都集中在东江米巷(今东交民巷)一带,东江米巷东端即崇文门内,很多外国人经由这里进出京城。1900年的义和团运动……阅读全文

中国最早的航拍照片二

Plaisant摄,西什库教堂东北角的大坑,1901年 Plaisant摄,俯拍西什库教堂,1901年 Plaisant摄,经历战火的使馆区,1901年 Plaisant摄,俯拍蚕池口教堂,1901年 1900年义和团和清军围困北京的西什库教堂,在教堂区东北角通过挖地道的方式在仁慈堂下埋了数颗巨大的地雷,轰响过后,仁慈堂和躲在里面的教民、修女都被炸没了,地上留下一个巨大的坑。这件事情在1901年的多本游记中都有记述,也有不同角度的照片(多是从坑边或坑里照的),但是都没有第一张照片来的直观,黄箭头所指的是一个成年人,您可以估摸出当时放置的地雷威力有多大! 第二张照片是俯拍的西什库教堂全景,能看到教堂的范围和建筑构成,现在西什库教堂的占地小了不少。 Googl……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