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林亚九

在中西交通的历史上1793年是极具标志性的,马戛尔尼勋爵代表英王乔治三世,率领庞大的使团,携带含有当时最先进科技成果的礼物来到中国,以为乾隆皇帝贺寿的名义试图建立两国间正式的贸易关系。从图像的角度来说,使团中的随行绘图员威廉·亚历山大(William Alexander, 1767-1816)绘制了大量客观、精确的素描和水彩画,这在之前欧洲派往中国的使团或传教士中都是没有过的,让西方世界在摄影术还没有被发明前可以更准确的看见中国。其实,这一年除了外国人的西来,还有中国人的东去。

瑞士商人、旅行家查尔斯·塞缪·康斯坦特·德·罗贝克(Charles Samuel Constant de Rebecque, 1762-1835)曾经在1779-1793年间三次前往澳门和广州经商,据说他很熟悉中国,甚至有个绰号叫“中国通”(le Chinois)。他在1778年的备忘录中写到自己有个11岁的中国仆人名阿(亚)九(Akao),他“聪明、温厚而且活泼。”(He is intelligent, good natured and lively.)他把阿九带往伦敦后,八卦的伦敦市民都对这个中国人产生了好奇,一度成为上流社会的谈资,甚至英王乔治三世也曾打听过此事。

关于阿九,我没能找到更多的文字资料,但是他1793年在伦敦时候,画家亨利-皮埃尔·丹卢(Henri-Pierre Danloux, 1753-1809)曾为他画了一幅肖像。丹卢曾经是位在法国上流社会很受欢迎的肖像画家,他的客户非富即贵,因为受法国大革命的牵连而流亡英国。这幅画又被雕刻师约瑟夫·格洛泽(Joseph Grozer, 1784-1798)制成铜板画。这幅画的左上角看似奇怪的符号难不倒中国人,原文应该是“香山林亚九”,只是被不懂中文的雕刻师“照猫画虎”描下来了。这也比较符合英文记载中的说法:“Euhun Sang”=“香山”;“Lum Akao”=“林亚九”。“香山”曾是广东的一个县,1925年为纪念国父孙中山而改名为“中山”,大体上是现在中山市、珠海和澳门一带。

照片上阿九的额头和鼻子,尽显两广人士的特征,可见丹卢对人物特征的把握很准确。这是摄影术发明前的一张肖像,但我看到的第一眼马上就想到汤姆逊拍摄过的一张广州的六品官员,两人的穿着、姿态和表情,都很接近。

akao-1

林亚九

akao-2

画作上的“香山林亚九”

akao-3

画下面的英文说明

akao-4

汤姆逊拍摄的广州的一位六品官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