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营造学社部分原始照片即将登陆拍卖

以朱启钤、梁思成、刘敦桢、罗哲文为代表人物的中国营造学社,从20世纪30年代起考察、发现了国内大量的古建筑,并作了大量的研究,给后人留下不朽的财富。摄影在考察中是非常重要的手段,营造学社留下的大量影像目前主要保存在清华大学,虽然在文革中损失了部分资料(据说),但仍是最权威的,后来北京的和宏明先生经过多年的努力也收集了不少,现在能看到的很多中国古建筑史的图片资料都来自这些地方。今年春拍,我有幸从国外征集到22张营造学社拍摄的原始照片,每张照片都裱在纸板上,正面有照片的标题(手写),背面有油印的数字编号,每张照片都非常精彩。由于工作中能接触到非常多的重要的历史影像,我感到非常荣幸,也希望能给这些宝贵的财富找到真正的归属。囿于工作原因,这些照片目前还不能放到这里和大家分享,但是可以贴一下这套书的封面,大多数照片里面都有。

日据时期热河避暑山庄的几张老照片

最近看到一册日本影集,内容是1933年侵占热河的日军自制的照片册,里面有几张避暑山庄的照片。承德我只去过一次,还是出公差,没时间去避暑山庄。从很多渠道都听说那里自从日军占领后,尤其是文革期间,建筑和环境的破坏都很严重,加上近几年建的假古董,早就看不出皇家行宫的样子了。所幸那些日本人对未破坏前的样子做了记录,也算是做了件好事。避暑山庄我没有研究,好些建筑都不认识,但那些景色实在太漂亮,我等不及考证就要拿出来和大家分享。

汤姆·凯利的《红天鹅绒上的玛丽莲·梦露》

我们这次从国外征集到一张汤姆·凯利(Tom Kelly)的《红天鹅绒上的玛丽莲·梦露》,彩色转印,100×60cm,限量177/300。这是1949年梦露在最潦倒的时候出于生计问题仅以50美元的价格找汤姆·凯利拍摄了这组裸照,这组照片随即被汤姆卖给两家月历公司,在美国大红,他从中赚到700美元,而月历公司赚到了上万美元。这组照片还被作为《PlayBoy》的中间页。虽然拍照的时候梦露顾及到今后的演艺事业没有露出正脸,但还是被认了出来,成为社会舆论的焦点,但是幸运的是,她的演艺事业因此而辉煌了。

终于看到了完整版的圆明园最早的照片之一

网上流传着两张圆明园最早的照片,一张是规月桥,在廓然大公,幸免于1860年英法联军的大火,但是最后仍然毁于土匪盗抢和1900年的八国联军;另一张是寺的琉璃塔,同样是在1860年幸免,后被毁于1900年。这张琉璃塔的照片,网上流传的都只是原照的一部分,裁减过,今天有幸看到全图,知道这张照片的作者是Thomas Child,还有他的签名呢,拍摄时间大约在1875年。图片现在还不方便放上来,过几天条件允许了我扫描后放上来和大家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