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六面塔碑记

最近看了一本1863年的相册,内容有中国也有日本,其中有一张宁波六面塔的细节照片,看得清塔底座上的两块纪事碑,分别是英文和对应的中文。关于六面塔的历史,简略来说就是1862年5月10日英法两国舰队配合清军击退太平军收复宁波后,为战死的病死的英法两国官兵在新江桥南岸修建了一座纪念石塔,取材自拆毁的太平军炮台。1906年该塔曾重修,1932年迁移至英国驻甬领事馆外,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被拆除。 英文碑记细节 根据照片碑记内容兹照录如下: THIS MONUMENT WAS ERECTED ON THE SITE & FROM THE STONE OF A REBEL BATTERY & IS DEDICATED TO THE MEMORY OF THOSE OFFICERS & MEN OF HER BRITANNIC MAJESTY’S SHIPS ENCOUNTER ……阅读全文

十九世纪的江南风光

天气预报说“京津冀将遭跨年雾霾”。看着窗外灰蒙蒙一片,让我想起去年底借朋友的光在杭州虚度的一周光阴,那儿的红花绿树在这儿看不到,湖面上荡漾的点点游船在这儿看不到,即使赶上大雾,也是水墨画的既视感,搁这儿,我想到的是寂静岭。“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此刻,我想念江南。 2016年12月20日凌晨00:21,我家窗外的样子。原照无PS 2015年12月25日上午07:19,我拍摄自西湖边。原照无PS 江南到底好在哪里?不只是空气好,以前没有PM2.5的时候“人间天堂”也在那里,这个问题我儿子也许能回答。虽然他们才五岁,但去过一次就天天跟我念叨三潭印月、小瀛洲、断桥和灵隐寺。虽然两个小屁孩儿认识的字没几个,但是他们无师自通地认识“杭州……阅读全文

宁波天童寺

前些天太液池同学贴了一组美国康奈尔大学收藏的照片,其中有一张佛殿内景,被误认为是北海的大慈真如宝殿,立刻有同学指出不是大慈真如宝殿。这张照片我曾经看过另一个版本,当时也兴致勃勃地考证过照片的拍摄地点和时间,结果那天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只能记得是宁波,真是汗-_-!!今天有空,把手里的资料翻了个遍,终于找到上次考证时留下的资料,写在这里以防自己再次忘掉。 从这张照片上看,大殿是重檐歇山顶,内供三世佛,两侧有协肋菩萨,殿左右还侍有十八罗汉。从蒲团的大小和供桌的高度看,殿内供奉的佛像、菩萨像、罗汉像都非常高大,特别是三世佛,至少有十米高。月梁和柱础的样式都是南方常见的,至少可以肯定不是北京的皇家建筑。这样……阅读全文

常胜军 常捷军 常安军

1859年4月,太平天国的军队攻破清军江南大营,直逼上海。 上海在第一次鸦片战争后就取代了“一口通商”的广州的地位,成为大清帝国最重要的外贸城市,加之逃避太平军的江浙富商蜂拥而至,使得上海的地位进一步上升为大清帝国的金融中心。太平军剑指上海让两拨人慌了手脚,一方面是在沪富商担心上海重蹈南京、苏州之劫难,一方面是在沪有重要商业利益的英、法、美等资本主义国家担心上海沦陷会影响自己的商业利益,因此,各路“神仙”都开始了活动。时任上海道台的吴煦、候补道杨坊联合绅商,雇佣美国人华尔(Frederick Townsend Ward, 1831-1862)组建保卫上海的军队。这支军队开始都是由在华洋人组成,后来招募了华人,配以西式装备,采用西法……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