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章的手杖

美国前总统格兰特遗赠李鸿章手杖的故事总会作为中美关系的轶事拿来说,当然也有揶揄李鸿章脸皮厚直接要人家东西的网文引用,总之,这个故事在网上书上一搜一大把,大同小异,都是你抄我我抄你,很少有人会提这个说法的来源,更少有人考证其真实性。 这个故事的中文来源是吴永的口述《庚子西狩丛谈》。他说:“公自出使回国后,常自持一手杖,顷刻不释,或饮食作字,则置之座侧,爱护如至宝。此手杖亦颇有一段历史。先是公任北洋,有美前总统某君(忘其名)来华游历,公宴之于节署。美总统携杖至,公即接而玩之,反复爱弄不忍释。美总统似知其意,由翻译传语曰:’中堂既爱此,予本当举以奉赠;惟此杖为予卸任时,全国绅商各界,公制见送,作一……阅读全文

佐之麦信坚

年前一位朋友发来一张合影让我帮忙辨认里面的人都是谁。照片挺常见的,是1901年醇亲王载沣赴德国谢罪期间与随员的一张合影,网上一般解读为路过香港时所摄,会把其中的载沣、张翼、荫昌标出来。照片虽然常见,但我从来没有深究过里面都有谁,借着这个机会弄清楚也不错。正好手头有些资料,加上王志伟兄提供的这张照片当时刊登在德国报纸上的截图(有人名标注,德文花体字),很快就把每个人都辨认出来了。写在这里一方面是因为朋友的书已经上架,我可以写出来了,作为工作笔记;另一方面,是这张合影里一个有趣的细节。 这张常见的载沣赴德赔罪期间的合影,我把每个人都标注在上面了 在那张德文报纸的人名标注中,左三写着“Dr. George Mart”……阅读全文

张荫桓与格兰特一家

张荫桓任驻外公使期间,据其日记统计,交往最频繁最深入的美国人当属前总统格兰特一家。 尤利西斯·格兰特(Ulysses Simpson Grant, 1822-1885)出生于美国俄亥俄州,1843年毕业于西点军校,在参加完美墨战争后于1854年退役。1861年南北战争爆发后加入北军,在整个战争中以指挥果断、主动进攻出名,战功显赫,1864年起任联邦军总司令,并于1865年接收了李将军的投降,结束了南北战争。1868年格兰特因其在战争中的表现获选成为第18任美国总统,并于四年后连任。1877年卸任后偕妻子环球旅行,在中国于天津拜会了时任直隶总督的李鸿章。1885年因肺癌去世。 格兰特将军肖像,1860年代 第一次在日记中提到格兰特一家是在张荫桓抵美一个多月后,即光……阅读全文

又一张梁时泰拍摄的李鸿章像

最近微博上在传一张李鸿章的坐像,手工上色,便装,卡纸上有李相的题字“大清钦差大臣太子太傅文华殿大学士兵部尚书直隶总督一等肃毅伯李 奉送大美前君主格”,说明这是送给美国前总统(第18任)格兰特的。很明显,这是一张梁时泰拍摄的照片,我的博客上曾经介绍过他拍的另两张李鸿章坐像。格兰特卸任总统后环游世界,1879年曾在天津停留并和李鸿章见面,两人拍了一张合影,也是梁时泰所摄。这张合影也有很多可说的,比如用光。从茶几、两人脚下的光斑来看,拍摄这张照片的时候梁时泰肯定用了不止一组光源,有正面的打光(两人面部都很亮),还有从上面打的光。也许你会说这些光斑都是后人PS的结果,包括被抠去的背景,对此我并不认同,PS出来……阅读全文

低调的外交官联芳

《辛丑条约》的签订有张很常见的照片,是大清和西洋十一国代表在谈判桌前的合影。最近一篇文章里要用到此图,重新翻出来准备写说明,按照计划是把坐在桌前的各位代表都介绍一下,坐在桌子左边和对面的都是十一国代表,右边坐着的是中国代表,一般文献都说中国代表是李鸿章和奕劻,顺便再把这两位大员因为签订了丧权辱国的条约而骂个狗血淋头。其实在李鸿章的右手边,法国公使鲍渥的左手边还坐着一个中国人,只是因为坐在角落,有些版本的照片里看不清,没有人提。我找到一张能看清脸的,经过比对,确认这名参加谈判的是联芳,并在《穆莫日记》中得到佐证。 联芳的生平很少有资料提到。辜鸿铭写的《张文襄(之洞)幕府纪闻》里有很简单的几句“……阅读全文

李鸿章访英照片的再考证

《紫禁城》杂志今年第三期刊载了一篇文章“李鸿章的八种形象”,文章很好,可是里面的配图我有些含糊:有一张李鸿章和两个外国人合影,说是1896年他环球访问时在英国和时任首相兼外相沙士博雷以及副外相寇松的合影。这张照片在互联网上很常见,我以前也没有注意过是怎么注释的,只知道上海图书馆的《上海图书馆藏历史原照》下册里有个“李鸿章晚年外交”小专题,里面选了好几张他在德、英、美等国的照片,对这张照片的文字注释是李鸿章和格拉斯通及格拉斯通之子格理的合影。格拉斯通是前首相,也是当时英国政坛的风云人物。我凭着这么一点儿印象和朱老师blablabla说了把半天,还答应写篇东西“以正视听”,结果,现了大眼了…… 经过我一番考证……阅读全文

又一张梁时泰签名照

最近又看到一张梁时泰1878年(光绪四年)拍摄的李鸿章坐像。虽然和之前见过的那张上色版以及生和照相馆的CDV版内容一样,但是梁时泰的题记内容却不一样。上色版的题记是:“光绪四年,岁次己卯,暮春三月念七日,时在津门照于本衙西花厅。梁时泰敬照并志。”这一版的题记是:“光绪四年,岁次己卯,暮春闰三月下澣照于本院公余处,庽津杏花邨,梁时泰敬识。”(“澣”通“浣”,“下澣”即官逢下旬的休息日,亦指农历每月的下旬)对照这两版题记,照片的地点就是在天津李鸿章衙门(直隶总督衙门)的西花厅拍摄的;拍摄时间记载一致,可以确定就是光绪四年三月廿七日,换算成公历即1878年4月29日,再过几天这张照片就拍摄133年了!另外一个重要……阅读全文

利卡尔顿给李鸿章拍了几张照片?

现存有关中国的立体照片中,发行量最大,流传最广的就是詹姆斯·利卡尔顿(James Ricalton,1844-1929)拍摄,Underwood & Underwood公司1901年发行的《China: Through the Stereoscope》。关于这套照片到底有多少个版本,同一个场景拍了几张照片直到今天都是一个疑问,我也在Blog里连着写了好几篇《立体照片找不同》,就是把不同的版本放在一起比较。基本上,同一个场景至少拍两张(至少从发行的情况来看是这样的),而我最近发现利大爷在1900年9月27日于天津的总督衙门拜见李鸿章时至少拍了四张照片,也就是U & U公司发行的那套立体照片中至少有四个版本的李鸿章! 这张是最常见的版本,中堂大人的形象也最好,既威严又和蔼,很符合当……阅读全文

梁时泰还是生和

新近发现一张清末CDV蛋白照片,系李鸿章坐像,卡纸上的商标是“澳门生和影相写画”,可我曾经过手一张梁时泰拍摄的李鸿章坐像,内容同这张CDV一致!到底是谁拍了这张照片,难道那个时候就有盗版? 先说梁时泰这张照片(在我另一篇博文李鸿章的十张坐像中贴过),背景被修整过,手工上色,并且有梁时泰的题记。而这张CDV照片看起来不是翻拍的,图像也很清晰,只是背景没有被修整,是一幅中堂和对联,卡纸上印着“SHANG WO, Photographer and Portrait Painter, No.11 Rua Central, Macao  生和影相写画”。 李鸿章这张坐像到底是谁拍的?我认为是梁时泰。因为梁时泰开照相馆是从香港到广州到上海最后到了天津,在天津达到他的事业高峰,拍摄了……阅读全文

李鸿章的十张坐像

李鸿章(1823-1901),字子黻、渐甫,号少荃、仪叟,谥文忠,安徽合肥人。中国清朝末期重臣,洋务运动的主要倡导者之一,淮军创始人和统帅。官至直隶总督兼北洋通商大臣,授文华殿大学士。 上面这段简历,引用自维基百科。其实只要在任何一个互联网搜索引擎中以“李鸿章”为关键字进行搜索都能找到数百万条信息,因为李鸿章这个人在中国近代史中的位置实在太重要了,几乎清末所有的重大事件他都有参与:剿灭太平天国运动、引进铁路、轮船等近代科技、筹建北洋海军、参与创办江南制造局、金陵制造局和天津机器局、创办轮船招商局、签署《马关条约》、参与戊戌变法、经历义和团运动、签订《辛丑条约》等等。评价李鸿章在近代史中的对与错,很难。……阅读全文